如何对待逐渐疏远的朋友?

题主问如何对待长大后逐渐疏远朋友,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可能需要先了解“成年人的友情”到底是什么模样,以及为什么会这样?接下来,题主可能需要了解这些“疏远”究竟是如何导致的,而自己又究竟想要怎样的友谊?(后文我们会介绍如何对待那些我们想要维系的疏远的友情)

我们不同生命阶段的好朋友,都是如何亲密/疏远的呢?

俄亥俄大学教授William Rawlins归纳出,从14岁到100岁,人们对于朋友的定义都是相似的:朋友是那些我们所欣赏的人、可以说话的人、可以依靠的人。区别在于,我们遇到这样的人、产生这样的感觉的情境在发生变化,我们处理关系的方式也在发生变化

童年阶段的友情以寻找玩伴为特点。这时的友情很简单。

到了青春期,我们开始需要第一次形成对自己的认识,同时学习如何与人亲密,在这一时期的友情会涉及更多的自我暴露,我们寻找那些和自己价值观一致的人,一旦找到,友情可以发展地极为深刻且激烈,认为彼此是自己在这世界上的理解和支持。这个时期我们的友情中还会出现嫉妒、占有欲等表现,自我边界常常不清晰,这是我们学习与人亲密的过程。我们也很容易被身边的朋友所影响,往往因为朋友说一件T恤不好看,就将它扔在衣柜的最底层。

研究表明,从11岁开始,我们就会把作为“安全感底线”的依恋对象从父母转换到朋友,当感到不安时,我们会首先寻求朋友的帮助。但朋友并不是永远的港湾,研究发现,当我们进入大学后,我们把朋友作为安全感底线的感受就开始消失,我们开始会更多把寻求帮助的对象选为家人、恋人。

不过,虽然如此,据统计,在现代美国人中,20-24岁的人是所有年龄段中最愿意花时间与朋友交际的,他们每周会花10-25小时在社交上,因为此时,你已经有了更多的自由,又还不需要担负太多和婚姻、事业有关的责任,而大学给人提供了最好的交朋友的场所。

此外,根据发展心理学家艾里克森的理论,18-25岁被称为“成年初期”,在这一阶段的中心任务是解决亲密与孤独的冲突也就是说,这是我们最需要获得亲密感,以避免孤独感的时期。这一阶段往往也是我们人生的第一个重大改变阶段:我们可能会离开家乡,到陌生的国家或城市求学和工作,遇到爱人、结婚等等。艾里克森认为,成年早期的我们最为需要社会网络的支持,朋友在这个时段变得功能性需求更强,一起玩乐、分享资源等等。青春期那种互相占有类型的友情已经开始褪去。

而进入成年中期(25-50岁),情况又发生了变化。Rawlins的访谈后发现,25岁以后,人们交朋友的能力不可避免地退化了。她问了很多人,你上一次和人成为朋友是什么时候,你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吗?结果很多人都答不出来。

与朋友的联系频率下降最明显的阶段是在结婚之后。这听起来挺讽刺的:在婚礼上,你邀请来所有最好的朋友为你庆祝和落泪,然后,婚礼结束,你就失去了他们。随后,你的人生中会有太多不得不做的事情,每一次做决定的时候,推掉朋友的聚会都要比推掉下班接孩子回家、或者一次重要的商务旅行要容易的多。你会悲哀地发现,你已经没有时间去陪伴那些曾经陪你度过了所有重要时间点的人。

是什么影响了成年人的友情?成年后我们如何选择友情?

一直到我们步入老年、拥有更多的空闲时间之前,交友似乎都变成了一件越来越难的事。但我们还是需要朋友,影响成人生活风格最重要的社会因素之一就是看ta能否与其他人建立起一种持久、亲密的友情。(成人之后,当然不是只有“社交朋友”)

研究表明,成年的友情主要被以下几个因素所影响:

1. 成年初期,我们容易和更接近的人成为朋友

成年初期的交友,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是接近性(proximity)。人们经常与大学室友、住得近的同事成为朋友。人们往往因为这种接近性而从友情中彼此获益(顺手彼此帮个忙),且建立关系和维持关系的成本都较小。

但当他们遭遇升学、毕业、就业、调职或是搬家等变故,友情的网络就会受到极大的影响。根据一份持续十九年追踪数对挚友的研究,这个时期的年轻人平均会遇到5.8次类似的变动,这也许只是如今高度流动的信息社会一部分缩影。社会流动性加强对于接近性的破坏让我们曾经结交的挚友更容易流失。

2. 自我定型后,想要寻找与我们真正相似的人

相似性对建立朋友关系有非常重要的影响,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会越来越倾向于被与自己有类似态度和价值观的人所吸引。

赫洛克(Hurlock,1982)发现,35岁是一个关键的年龄节点,在此之后,成年男女更少愿意向朋友倾诉自己的想法。他们已经对自己的兴趣、需要、理想等有了充分认识,不必再像年轻时那样,通过与朋友的交流认识自己和未来的道路。

因此,我们不太会像年少时那样轻易交友,而是会根据文化价值、社会规范和界限、社会经济因素、对方受教育的情况来把握自己择友的标准,并且,试图寻找那些与自己在人格、兴趣和生活目标上真正相似的人。

3. 朋友的存在方式发生变化

在Rawlin的调查中,那些进入成年中期的人们,更倾向于把友情定义为不是时时刻刻在一起,而是一种“知道ta在那里”的关系。可能很长时间不联系,但知道对方存在就好。

而比起交到真正亲密的朋友,成年人会拥有更多“友好的熟人”(friendly acquaintances),比如工作伙伴、孩子同学的父母等等,你和他们交往的情境是一定的,而不是随意的,你们“有理由陪伴彼此”。

4. 喜爱更稳固的关系

虽然我们都觉得朋友越来越少,但研究表明,我们长久拥有的友情反而更加稳固了。在青春期的时候,朋友反目的原因往往是具体的、脱离关系本身的,我们很容易为一件小事就冲动绝交;而当我们长大成熟,会变得更理性,也会越来越懂得珍惜为数不多的朋友。所以一方面,我们对友情变得更有弹性了,更会包容差异,其实是因为,我们对友情的期待发生了变化。另一方面,我们的友情变得也许更平淡,却更稳定。

对于题主所说的“疏远”了的朋友,很难一概而论的去判定这些朋友是否“应该”在成年时继续坚持,对比题主的描述,“差别越来越大”与成年人对高“接近性”“相似性”朋友的追求确实出现了冲突。但,如果题主看完了以上的文字,评估出自己依旧有那些想要珍视的友情,其实也有一些维系成年人复杂友情的通用法则,毕竟,持久的感情往往都是在维系、付出与索取的一系列过程中达成的。

如何能使成年人的友情持久?

1. 友情真正开始建立的关键:自我暴露

而当两个人由于接近性和大量的互动而开始熟识后,他们还算不上是“朋友”,而只是“熟人”。从熟人关系(acquaintanceship)走向友谊的关键,是自我暴露

“从熟人变成朋友的一个典型特征,就是自我暴露的广度和深度的增加。”加拿大温尼伯大学的Beverley Fehr表示。这个过程往往是这样的:当你们保持经常的见面后,有一方会先冒着暴露个人信息的危险,去“测试”对方是否会有相应的回应。如果双方都愿意进行自我暴露,就像是一把打开友情的钥匙。

在青春期时,朋友间的自我暴露是非常迅速和猛烈的,但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如果想要交到真正的朋友,自我暴露不是越快越好,深度和速度都需要适度。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心理学教授Arthur Aron实验了如何能在45分钟的时间内使人们达到“人际上的亲密”。他发现,发展出友情的关键是“循序渐进地暴露私人信息”——即便是在短短45分钟的时间里也是如此。

“分享需要适度,过度分享会被认为是片面的、压倒性的、不恰当的社交。”那么,如何辨别出自己的分享是过度的呢?Arthur Aron说,观察对方的反应是一个好方法,如果你发现对方有些紧张、不安,或者不知道如何接话,就说明你可能在进行过度的自我暴露。

Arthur Aron试验了多种沟通的模型,最终开发出了一个在短时间内最容易交到朋友的问题模型,其中包括3组问题,每组12个。

第一组问题是带一点私人性质的,比如“在打电话之前,你会预先练习将要说出的话么?”“你上一次对自己唱歌是什么时候?”等;

第二组则更私人,比如“你最恐怖的记忆是什么?”“有什么事情是你一直以来梦想做的吗?为什么你还没有做它?”等;

最后一组则是最为私人的,比如“你上一次在其他人面前哭是什么时候?”“在你的家庭中,谁的去世会让你最难过?”等。

通过这些问题引发循序渐进的自我暴露,最容易使人们打开心扉,成为朋友。

2. 维持长久的友情:懂得如何付出与索取

当你开始与另一个人建立起友情时,接下来需要面对的则是对友情的维持。

1995年,Beverley Fehr发表了《友谊进程》(FriendshipProcesses)一书,分析了友情在成年早期的发展过程。她的研究认为,当成年人的友情进入到维持阶段时,我们不再需要物理上的接近和反复的互动,搬家、异地都不是一份长久友情的障碍;朋友的“实用性”也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实用性”指的是作为朋友能够给到你的实际的帮助,比如借钱、借车给你,或者帮你办一件事。这些都对于维持友情来说无足轻重。

Beverley Fehr发现,维持友情的关键是:建立一种成熟的、直觉性的理解,去给予和索取亲密感。

“那些面对另一方的自我暴露时,明白该说什么样的话去回应的人,会拥有更稳定、更令人满意的友谊。” Beverley Fehr说,从成年早期开始,在友情的维持中,长久的朋友是那些愿意随时提供帮助,但却很少逾越界限的人——Ta知道如何表达接纳、忠诚和无条件的支持,什么时候该腾出沙发给你,什么时候该给你一个拥抱。

而那些总对我们的衣橱、伴侣、电影和艺术品味有着太多的意见,对我们的生活喋喋不休的人,属于过于逾越界限,他们很难成为我们长久的朋友。

3. 成为最亲密的朋友:支持彼此的社会认同

朋友也分为很多类型,在你所有的朋友中,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会成为你的密友,他们几乎是你最亲密的人,你们对彼此的期望是“超越了一般朋友的职责”的。

在成年人最亲密的朋友之间,联系他们的纽带又是什么呢?2005年,社会心理学家Carolyn Weisz和Lisa F. Wood研究发现,不同于青春期,在成年以后,成为密友的关键是“支持彼此的社会认同(social identity)”。

社会认同,是Tajfel在上世纪70和80年代提出的,它指的是“个体认识到Ta属于特定的社会群体,同时也认识到作为群体成员带给Ta的情感和价值意义。” 社会认同可能是你的宗教信仰、兴趣小组、特殊经历群体(如留学生)等,而不是来自哪个省,或者你的体重多少等。

支持彼此的社会认同,指的是认可和支持对方对自己的社会认同——你了解Ta认为自己属于哪些社会群体,你了解作为这些群体成员带给Ta的情感和价值意义,同时你认可和支持这一切。

Weisz针对大学一年级的新生在他们四年的大学生涯里做了跟踪调查,重点研究友情持续时间、亲密程度与三个变量的关系:接近性、联络频率、以及支持对方的社会认同的程度。结果发现,接近性、联络频率和社会认同支持这三个因素都能够预测友情的持续时间,即两个人越接近、越经常联络,给对对方社会认同的支持越多,友情都会越长久;但只有社会认同支持一项,能够预测人们是否能成为最亲密的朋友。

研究者认为,这可能是因为对我们社会认同的确认有助于提高我们的自尊水平。——我们所做的事、经历、价值观等得到了确认、理解与支持。这或许同时也意味着,如果你觉得自己缺少密友,可能与你没找到自己的社会认同有关。

最后,我以前读过一篇描写周恩来和吴国桢(中华民国政治人物,是塑造现代台湾的关键人物之一)的文章,两人儿时曾经义结金兰,后因政治理想不同分道扬镳,多年后旧情重叙述。书里写的一段话甚是打动我:

“我们度过了亲密无间的少年时代,当时所有的想法都一样,十几年没有见面也没有通信,再一次见到你,我们的理想已经天壤地别,可是我仍然欣赏你,仍然像从前一样盼望和你天天见面。”

不知道现实中的我们会不会有幸拥有这样的人。

以上。

相关原文 我们为什么越长大越孤单? | 科学这样看成年人的友情

在你认为是朋友的人里,一半的人并不把你当朋友|成年后交友指南

了解更多与心理相关的知识、研究、话题互动、人物访谈等等,欢迎关注KnowYourself – 知乎

宇宙中最酷的心理学社区,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会喜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文案馆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pbbw.com/8717.html

快来创作属于自己的文案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