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穿越成甜宠文中的恶毒女配你会怎么办?

“咚——”我被一脚踹到了桌角上,腰部传来阵阵疼痛。

我*,是不是……我扶着腰,还没等我把那人祖宗十八代问候一遍时,就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了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此时面前的男人正半躺在床上,那是一个极美的男子,长眉若柳,身如玉树,白皙的皮肤微微发红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此刻正若有若无的喘息声,俊美突出的五官随着急促的呼吸声显得格外诱人,上身纯白的衬衣微微有些湿,薄薄的汗透过衬衣渗出来,将原本绝好的身体更是突显的玲珑剔透。长长的黑发披在雪白颈后,简直可以用娇艳欲滴来形容。我情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直勾勾的盯着他。

男人充满欲望的眼底闪过一抹厌恶,

莫染,滚出去!”

“哦——”我转身打算离开。

不对啊,为什么他让我走我就走?再说我又不是什么莫染,况且这是哪?我为什么在这,我刚才不是在学校门口吗?我好像被车撞了?我脑子里冒出一大串问号。回头望了望古装cos的男人,他是谁?玩穿越吗?这么狗吗?

“苏莫染,你给为师滚出去!”男人见我杵在门口丝毫没有要出去的打算,失去耐心的又厉斥了一句。

“什么苏莫染?都说了我不,等等,苏莫染不是我追的小说里的恶毒白莲花女配吗?合着我穿书了?那面前这个男人是男主?”

“白月尘?”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男人皱了皱眉头,显然对我直呼他大名不满。

“太狗了!!穿书就算了,还是不是女主的命,想着苏莫染被千刀万剐的结局,直呼老天不公平啊啊啊啊——想当初我看到这时还拍手叫好,如今简直啪啪打脸。我一定要想办法改变苏莫染的命运,好不容易重生一次,可不能一命呜呼了。”眼前的此番景象,应该是进行到苏莫染给男主下药,想要做点不可描述的事情,但却被师叔撞见,最后导致自己被挨千刀而死。想现在男主还不知道药是我下的,呸,原身下的,应该还有挽回的余地。

“师父——”白月尘正打算开口说些什么却被我一口打断。

“我这就去想办法救你。”说完我抄起手边的大花瓶直奔后院。我记得白月尘后院有一潭寒冰水,当时他就是泡了这水才解的药效。不得不说,这后院真大。我找了半天才在一个犄角旮旯看到那潭水,要不是文中有描述估计我别说找到了,我人都会迷路。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抄起花瓶直接舀水,但当手触碰到寒冰水时,顿时一股寒意从指间传开,原本急躁的心情也平静了不少,突然有一种看破红尘的感觉。

这是仙灵草!

那是还灵草!

仙灵草!

还灵草!……

一阵吵闹声把我的思绪拉回了现实,看着远处越来越近两抹身影,我赶紧弓着腰抱着装满水的花瓶原路返回,当我回到门口时,里面的白月尘正在脱衣服,他不会想……

“不要啊,师父。”我扬手把花瓶里的水泼向白月尘,想让他冷静一下。

“莫染,住手——”我扬起手的瞬间白月尘喊道。但说什么都已经迟了水一丝不差的全落在白月尘身上,湿透了的衣衫以非常不适的姿态紧紧贴在他的身上,水顺着头发滴在他的脸上,一双冰冷的目光正直勾勾盯着我,眼底掩饰不住的怒意。

“呵呵呵,师父,这,这寒冰水真,真管用哈,呵呵呵,要,要不要我给你擦擦。”我放下手里的花瓶,迎着凌厉的目光往前挪动。

“出去!”

“好勒”我转脚往外走,突然想起来应该行个告退礼的,书里不都是这么写吗?我回过头,打算行礼,突然发现自己不会行礼,但已经回头了也不好再转身离开,万一他一个不高兴我小命就没了。我回忆着电视剧里的画面,双手握拳,对着床上的人鞠了一躬“徒儿告退。”床上的人一愣,显然没有想到我会有这般举动 。我尴尬的咧了咧嘴转身往外走,想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啪——”原本被我放在地上的花瓶,随着我一脚应声而碎。

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一时间出奇的安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我怯怯的回过头,被我气晕了?我看着躺着一动不动的白月尘,不会气死了吧!我走到白月尘面前摸了摸他的鼻子,还好,还有气。那我该怎么弄醒他,人工呼吸?不好吧,我看着这逆天的长相吞了吞口水,最后决定还是去叫人,万一他知道我给他人工呼吸,又一个不开心把我杀了怎么办,没有女主光环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保住小命要紧。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我边跑边学着电视剧里发生大事时的经典台词,事实证明多追剧还是有好处的,这不就用的着了嘛。刚喊两句就撞见赶来找白月尘的师叔凌云南,

“什么事?大惊小怪,成何体统。”老掉牙的回应。

“不好了,师父突然晕倒了。”我一脸担心,好吧我是装的。“在哪?”我指了指白月尘的屋舍。刚想开口,随即一抹白影从我面前闪过,这么着急,这俩人不会有点啥吧。我望着凌云南远去的身影,露出了姨母笑。

不得不说凌云南长得也挺帅的,下颌方正,目光清朗,剑眉斜飞,整张脸看上去十分俊朗,比起白月尘的妖孽长相还是差点意思,但俩人在一起还是很般配的。此时我已经在脑子里憧憬出俩人相爱相杀的画面了。

“莫染愣在那干嘛?”

凌云南停住了脚步,见我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傻笑,心里想这丫头该不会受刺激了吧。

“咳咳,来啦。”我脸上闪过一丝心虚,估计他知道我在想什么,下场估计比千刀万剐还惨。

“月尘!”凌云南扶起了湿漉漉的白月尘,在他胸口点了几下,应该是穴位。“怎么回事?”凌云南的目光在屋里环视了一圈最后停留在我身上。凌云南的眼神让我心里发毛,有些手无足措。我总不能说我给他下药了,最后幡然醒悟又把他气晕了吧!“苏莫染,怎么回事!你对他做了什么?”凌云南对我的反应有点不耐烦。

“我……”

“我再最后问你一遍,他怎么了?”他直勾勾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我知道我在不说,估计我就会死在这了。

师父,不知道被何人下了合欢散,我腆着脸继续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看师父药效已经发作,就想到后院的寒冰水可解此药,便去。

“胡闹!”

我还没说完便被凌云南打断此刻他眼底闪烁着一股无发遏止的怒火。我哪里说错话了吗?他为什么生气?难道知道药是我下的了?我看向他怀里的白月尘,此时的他眼睛紧闭,脸上毫无血色,连嘴唇都发白,心中闪过一丝慌乱但随即消失了。他是男主再怎么样,也不会死的,倒是应该担心我自己会怎么死的。

“滚出去!”

果然女配就是不受待见。

我转身离开,这次也没有行礼。就一直这样漫无目的走着,无论是苏莫染还是现实中的我,都是那么不受待见,苏莫染爱白月尘爱的深沉,用尽手段,恶事做尽,即使最后死了,白月尘都没有正眼瞧过她一眼。

现实中的我也不是如此,我使劲努力,即使是全科考了满分,父母也从没有正眼瞧过我,他们只会在别人夸张我时说一句,“她也只是死学,不像他哥哥天生就很聪明。”可能他们心里只有那个完美的哥哥吧!不知道他们知道我出车祸会不会哭,会不会伤心,也许会吧。

视线越来越模糊,我伸过手碰到了眼角的湿润,我哭了吗?我好冷啊!好想那个曾经在这世上最爱我的外婆,外婆你在哪接我回家好不好。我冷得缩成一团,最后失去意识时好像听到有人喊了我一声。

等我再醒来时,已经躺在床上了,手上传来的寒气让我瑟瑟发抖。

“喝了。”一张端着药碗的手伸到了我面前。我睁开眼,烛火映照下男人板着的脸也显得有些柔和。

“白月尘,你怎么在这?你不是……”我有些吃惊。

“无事!”他皱了皱眉好想猜到了我心中所想。“把药喝了。”他起身把药放在桌上,往门外走。

“等等……”我叫住了他往外去的脚步,我想他应该问点我什么的,今天的事无论怎么说我的嫌疑是最大的,他却什么也没说,而且还把我送了回来。

“谢谢你,白月尘。”我最终还是没有问他为什么没怀疑我,他不问,我也不能上赶着承认吧。

“嗯,为师知道了,冰寒水莫要再碰。”话罢他转身离开。留下楞楞的我,他刚才为师这俩字咬音极重,是对她直呼他名讳不满?那冰寒水怎么了?手掌传来的寒意让我一顿,想起凌云南听到我提寒冰水的反应,这水有问题?原文中也没提啊,况且白月尘在原文中是他自己泡的寒冰水也没发什么啊!

我越想越乱索性也就不想了,端起桌上的药一股脑喝了下去,一股暖流从胸口散开,冰冷的手慢慢有了温度,心里也渐渐温暖起来,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在外婆怀里感觉。

可能是因为喝了药的缘故,这一觉,是我从外婆走后十几年来睡的最舒服的一次,一觉睡到大天亮,所以显得格外精神。

我望着镜中的人不过才十七八岁,白皙的脸蛋,淡淡的柳叶眉,眼睛不大但和这小鼻子小嘴巴也组合在一起显得极为标志。眼角的泪痣更增添了几分娇美。让人看了不由得生出几分怜爱。

也许是维持白莲花的形象,苏莫染的衣服除了白色就素色。最后我挑了一个素青色的套在了身上,没有别的原因,就是这个简单些好穿,其他的太复杂的我也不会穿。随手画了画眉毛,苏莫染底子是很好的,不过是娇弱些了,画了眉毛就增加了些俏皮可爱。最后看着那繁琐的发饰,好看是好看,可是我手残。最后只能梳一个高高的马尾,系上一个素色的发带。总体下来显得格外干净利落。

我满意的拍了拍手,便往主堂走去,我记得白月尘师徒五人都是在主堂一起吃饭的。

为什么说是五人呢,因为苏莫染有一个师兄宁凉川和一个师弟蓝逸涵,还有一个小师妹就是女主啦,不过现在应该还没拜师呢。

等我到了主堂,师徒三人早已经等候多时。呵呵呵,我尴尬的笑了笑。“师姐你好慢啊,我都快饿死了。”开口的是蓝逸涵,眉目温润,气韵高洁,一身普通的白色长袍却衬托他俊逸如谪仙一般,好一个美少年啊!我不由感慨,古代人颜值都那么高吗?

“就你馋死了,师妹快快落座吧。”宁凉川敲了下蓝逸涵的头,满是笑意的对我开口。

我望向他,一身蓝色锦袍,一身古铜色肌肤,俊俏的脸庞挂着淡然轻雅的笑意,生得也十分好看,颇有些邻家大哥哥的感觉。

蓝逸涵调皮的对宁凉川吐了吐舌头,看着这和谐的一幕,心里突然暖暖的。眼睛不自觉的望向白月尘,此时的白月尘也正往这边看,两道目光碰撞到了一起。我慌忙低下头,脸上传来阵阵燥热。等我在抬起头时,白月尘又是一脸寒冰。

“师姐今天好不一样。”等我入座时蓝逸涵道。

“有和不同。”我宠溺摸了下他的头,虽是第一次见面可总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可能是原身的缘故吧。

比起从前更好看了。“哦?那你说我从前不好看喽!”我颇有玩味道。“不是不是从前也好看,只是现在更好看了。”蓝逸涵急红了脸,“哈哈哈,好啦,好啦吃饭吧。”

哼,师姐就会拿我打趣,蓝逸涵撅起了嘴 。

闭嘴,吃饭。宁凉川在他头上又敲了一下。

“哼——”蓝逸涵生气的往嘴里扒拉着饭。

我又瞄了一眼旁边的白月尘,板着个黑脸。谁又惹他了?

更:————————————————

不得不说这饭菜简直一绝,但为了维持苏莫染的白莲花形象,我也只能细嚼慢咽。

“师姐今天食欲真好!”蓝逸涵看着两眼不闻饭外事的我。蓝逸涵这一说,又是两束目光投射过来。

呵呵呵,我抬起头,尴尬的笑了笑。小兔崽子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哈哈哈,师姐你怎么成小花猫了。”蓝逸涵的眼泪都笑出来了。

“吃饭!”宁凉川又给他脑瓜一暴击。“师妹,莫要——噗嗤哈哈哈,咳咳咳”宁凉川脸憋的涨红。

什么鬼?我脸上有啥?我摸了摸脸,没什么啊!一阵笑声中,我看到白月尘的嘴角上少有的弧度,但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还是那张冰冷的脸,仿佛刚才是我看错了。

“师妹看你手上。”

哈哈哈——,你别……告诉她啊。蓝逸涵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我一脸懵逼的抬起泛紫的手,什么时候搞的?我又抬起手背擦了擦脸,又是一抹紫色。我恶狠狠的瞥了眼桌上那盘罪魁祸首,低头揉搓着脸天,早知道不贪吃了,啊,丢人丢到古代了。

“食莫言。”

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笑声戛然而止。我抬起头,映入眼帘的又是那张大手,我伸手接过他手中的方娟。碰到他的手掌时,一股寒流。明明是初春季节,但好冰,没有一点温度。难道是因为上次的寒冰水?

我疑惑的抬头看向他,却看到蓝逸涵那张憋的,像猴屁股一样的脸。小兔崽子等着,此仇不报非君子!我气愤的又低头用手娟擦拭着脸,手娟上散发着一股和白月尘身上一样的淡淡的香气,说不出来什么味道,但很好闻,让人特别安心。

“师姐不随师兄一起去吗?”

啥?我一脸懵逼的抬起来头,刚才只顾得走神根本不知道他们聊了些什么。

“刚才师父说让师姐和师兄等下,一起去前山招徒会上帮忙审核考试啊。师姐你在想什么,竟然连师父说的话都没听到!”

“要你管呐。”我狠狠地瞥了他一眼,看着蓝逸涵怯怯的底下了头,心里着实好笑。

招徒会?我仔细的回忆着原文里的内容,每年开春各大仙派确实都会举行一场招徒大会,以扩大门派,但我记得好像每年都是蓝逸涵和师兄一起去的啊。怎么成我了?

“那你干嘛?”我说出了疑惑。我……我有别的事要做啊。蓝逸涵侧过和我对视的眼,挠了挠头。

师父呢?我看着旁边空座,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走了啊。”

那师兄呢?

“他们一起走的。”

那你为什么不叫我?

“我刚才不是叫你了吗!”

哦……

我的剑呢?!我回到房间里翻箱倒柜的找,愣是没找到苏莫染的那把染月剑。苏莫染虽有几分娇弱,但剑术十分高超,而且这把染月剑是白月尘送给她的,所以她视若珍宝,可以说是剑不离手。现在能长腿跑了吗?难道被她藏起来了?

我把头伸到床下,困难的往里摸。不会有什么暗格吧?

“在找什么?”

找剑啊!我脱口而出。

“找到了吗?”

“废话!我找到了还,”等等。我把头从床底下伸出来,一抹白色的下摆,跃入眼帘。我抬起头,看向衣摆的主人。

“白月,师父!”看到白月尘那张阴黑的脸我赶紧改了口。

“把这里收拾干净。”白月尘把剑抛了过来,冷冷的丢下一句话,甩袖离去。

我赶忙慌乱的伸手去接,“啪——”剑应声而落。

“白月尘,你甩脸给谁看呢!信不信我分分钟把你打哭!”看到白月尘消失不见的身影我我破口大骂。

“我不信!”一个慵懒的声音响起。( 咳咳,我也不信。)

“谁?”我环视四周却没有见一个人,唯恐白月尘再杀回来。

“你能听到我说话?”声音有些欣喜道。

“少废话,出来。”确定了不是白月尘,我有了些底气。

“哈哈哈,千万年来终于有人能听见我的声音了,是我啊!我在地上!”

“剑灵?”我捡起地上的染月剑。

“对,对是我,哈哈哈。”剑灵抑制不住的开心。

不对啊,这把剑虽然是苏莫染的,但剑灵十几年来一直不肯认她做主人,以至于染月剑在她手里展现出的力量原不及它原来三分之一。直到最后苏莫染死了,剑落到女主手里才觉醒。如今怎么这么早觉醒?难道女主已经出现了?

“你怎么觉醒的?”我握住剑柄往外拔,却怎么也拔不出来。已经认主了吗?按原文中描述剑灵一旦认主,剑也只能主人能拔出来。

“你别动我,我就是被你用冰寒水唤醒的啊!唉,幸好本剑是上古神剑……”

冰寒水?怎么又是冰寒水,原文中对它也只是一笔带过而已,怎么。“你可不知道要不是我聪明,我可能下场比那小子还……”染月剑嘴不停的说着扰乱着我的思绪。

“闭嘴!”我脑壳被它絮叨的一直嗡嗡的响。

“怎么了?你可不知道我……”染月剑又开始那絮叨的无尽模式。

“停——,既然你已经苏醒了,不如认我做主人吧。”我可没忘了原文中,染月剑苏醒后可是跟着女主所向披靡的,如今这便宜不占白不占。

“休想。”

“哦——”

随后一片寂静,我把剑放在一旁,自顾自的收拾起了被我造的一片狼藉的房间。

“你怎么不说话了?”

……

“跟我聊两句呗!”

……

“好吧,我可以认你当主!”

“哎,亲爱的小月月,早这样不就好了嘛,说吧我该怎么做。”我一脸殷勤的抱起染月剑。

“伸开手!”

“哦——”我乖乖的张开手。

只见染染月剑腾空而起,轻轻的在我的手上划上一道,瞬间就崩发出刺眼的蓝色光芒。

“闭上眼。”

嗯,我又乖乖的闭上眼睛。“有没有看到那个微光。”

“有。”

我闭上眼睛的瞬间,仿佛进入了另一个时空,黑乎乎的,只有远处散发着淡淡蓝光。

“拿到它,戴在手上。”

我费力的往前走,仿佛有无尽的吸力把我往外吸,每走一步都非常困难。等困难的走到光源处,才看清那是一个漂浮的戒指,不知什么质地,却出奇的好看,散发出淡淡蓝光的光,和淡淡的清香,有着像是通了灵般的仙气。我伸手抓住它,往手指上套。

“戴不上啊!”我使劲的往里套弄着,难道这戒指还是为女主量身定做的?

“……笨蛋,那是尾戒!”染月剑开始怀疑认她做主人是不是个错误的决定。我尴尬的从无名指上拔下来,抱歉,习惯了,我以为……咳咳。戴上戒指的瞬间,我又突然回到了房间里。小拇指上赫然多了一个戒指。

剑呢?我环顾四周,却不见染月剑。

“我在你手上啊!!”染月剑有点想哭,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那我怎么召唤你啊?”在原文中并没有描述说染月剑可以变成戒指的。

“心所想,即所见。”

说人话!

“你只要想着我出现在你手上,我就会出来了。”染月剑有些无奈。我按染月剑的话照做,果然剑就出现在了手上。

“你为什么会变成戒指啊!”我不禁好奇在,原文中染月剑被唤醒后,也没有说可以幻化成戒指的。“因为我与你的灵识签订了契约。”染月剑娓娓道来,“如果我是被主人唤醒,那么唤醒我的人就会成为我的主人,就不需要签订契约。但如果我被其他因素唤醒,认主就需要与她签订契约,也会因契约的达成随机幻化成对方,方便携带的物件。现在明白了吧!还有什么要问的没有!”

“哦——这样啊,那你有没有剑谱让我学学?”

…敢情你连用剑都不会用啊?!

嗯,我心虚的点了点。

……

等从染月剑那学了几招,我便信心满满的和师兄一起出来去前山了。也许这具身体已经有了肌肉记忆,总之学的非常轻松。

看到我学的如此之快,染月剑自我安慰道,没关系可以慢慢培养的,一张白纸不才能画出最美的风景嘛!是吧……

“小莫莫,你们要去哪里啊!”

“玄灵山的招徒会。”也许是签订契约的原因和染月剑通过神识就可以对话了。

“哦,原来你在玄灵山啊!那招师会上有什么好玩的没有?我记得往届……”

又来了。“闭嘴!你再说信不信我拿你回去剁蒜!”

“小莫莫你怎么如此狠心!好歹我也是上古名剑,想当年我可是……”

“可以,我觉得用你剁蒜应该比菜刀快多了!”

“我不说了还不行吗!”染月剑想到被拿来剁蒜的狼狈模样,乖乖的闭上了嘴。

这才乖嘛。我满意的摸了摸,手上的戒指。

一阵微风吹过,桃花特有的香味迎面拂来,我这才看到周围满是花正值妖娆烂的桃花。风拂过时,还有一些桃花的花瓣和一两朵开尽了的花儿飘落。原文中也有提到,因为白月尘素爱安静。所以,他们师徒几人便居住在这后山的桃源林。我伸手接住那飘落的花瓣。

“好美啊!”

“是啊,想当初我们刚拜师时,这桃树也不过是秧苗 ,如今却这么美了。”宁凉川看着大片大片的桃花有些感慨。”

“到时候,结了桃子我们可有的吃了!”

“哈哈哈,师妹什么时候也这么贪吃了。”宁凉川打趣道。

哎呀,一不小心暴露本性了!

“呵呵呵,对了,师兄往年不是你和师弟一起去的嘛,如今师弟怎么不去了?”我赶紧换了个话题。

“他呀,前些日子把师父养的仙灵草,当成还灵草给拔了。如今师父正被师父罚着呢,怕有些日子出不来。”

怪不得,今日问他要干嘛说的吞吞吐吐的。想必那次,在后院听到的争吵声也是他啦。一想到后院,对于冰寒水的疑惑又冒了出来。

“师兄可知后院那潭冰寒水是做什么用的吗?”我努力的追上宁凉川的脚步。

“不知.”宁凉川放慢了脚步。“师妹问这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好奇师父为什么不让碰!”我笑呵呵的和宁凉川并排走着。

“小莫莫——”

“干嘛!是想感受一下大蒜的味道吗?”

“不是不是,你怎么总想着拿我剁蒜啊!我可是知道冰寒水是做什么用的!”

“你知道?”

“当然,你太小看我了,我可以上古名剑啊,想当年我可……”

“别废话,快说!”不要这么凶嘛,我说还不行吗。

“冰寒水,本是极寒之水,具有较灵性。只要有冰寒水的地方,方圆十里的万物通灵。”怪不得白月尘后院灵草那么多,原来都是这冰寒水的功劳。

“但它有一个致命的缺点。”什么缺点?

“如果人直接触碰它,就会净化你的心灵,让你无欲无求。”的确上次我碰到它,确实有种看破红尘的感觉,但这也没有什么不好啊,修仙不就求的是无欲无求嘛!

你听我说完啊!对于我的打断染月剑有些不满。但因为它本是极寒之水,净化心灵的同时,它也会慢慢冻结你的身体血脉,直到心脏骤停。“什么?那我是不是要死了?”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一次,这么快就要呜呼了吗?!

“没有,你的身体并无异样。”吓我一跳,下次能不能一次次说完。

“但刚才那小子确实快死了。”

“谁?师兄吗?”额,那个好像是你师父!

你说白月尘?你不是说没事吗?“我说的是你没事。”

可我们两个都碰了啊?而且原文中他自己泡的冰寒水不也没事嘛!

“那你肯定吃了冰莲。”冰莲?我想起来了,原文中白月尘确实在泡了冰寒水后有喝冰莲汤。“对啊,只要有冰寒水的地方都会长一朵冰天雪莲,以便可解冰寒之气。”你的意思是白月尘把唯一的冰莲给我吃了!我突然想起来,那天晚上白月尘给我喝的药。

“看情况应该是。”

白月尘为什么把冰莲给我吃!?明明是我害的他染上冰寒之气。他为什么还要救我啊!不行,白月尘不能死 ,他不能死。“你知道那哪里还有冰莲吗?”

“魔界!”要怎么去?“这个…我…不知道。”

你不是上古名剑吗?怎么可能不知道,告诉我好不好,“宁师兄不好了!”远处一抹身影跑来,打断了我。“魔族…来犯,凌掌门又…不在山上。师兄特地让我来…寻玄月尊(白月尘的称呼)。”身影靠近气喘吁吁的道。

魔族怎么会这个时候出现?自从我出现这一切,事情全都不按原文中的情节发展了。

“你速速去后山找师父,我先去前山压阵!”话罢,宁凉川的身体凭空跃起,脚尖轻轻点过飘落的桃花,身影越来越远。我目瞪口呆看着眼前这违背科学的动作,等我反应过来时两处身影早已消失。那我怎么办?

很好,是时候展现出我校内长跑季军的能力啦!

染月剑:……

我顺着宁凉川飞过的地方,一路狂奔。

呼——呼——累死…我了。等我赶到时,他们已经在大殿前厮打成一团。正当我犹豫要不要去送人头的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直愣愣的倒在了我的面前。算了,鲁迅先生说过,危险面前不要做无谓的牺牲!好吧,是我说的。看着面前的尸体,我小脑袋瓜灵机一动。

“大哥,多有得罪。”我对着面前的尸体拜了拜,随后便伸手将他的衣服脱下。

“小莫莫,你干嘛!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啊,你竟然连尸体也不放过……”

“闭嘴!”我快速的把脱下来的衣服往身上套。“我是要混进魔族群里!”

“你要去魔界?”

嗯。 我顺手把那人面具摘下戴在脸上,还好魔族的装扮比较统一,不然我还不知道怎么混进去。 “你不要命了啊!就你那点功夫,还没到魔界……”染月剑苦口婆心的劝阻着。

既然白月尘救了我一命,那我也要把这条命还给他。

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白月尘来了。魔群纷纷往后退,我趁乱加入了其中。果然还是男主有震慑力。

只见白月尘从大殿上方越过,白色的衣白色的裙装随风飘着,衣摆时起时落。最后稳稳的落在大殿前,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杀气。却不知,这样一个人已经毒入骨髓了。

“杀了白月尘重重有赏!”一个好像是魔群头头的在前面喊到,然而他身后的魔群还是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要进攻的打算。“谁会去送死呀!”我身旁的魔族大哥不满道。“对啊,对啊不是说白月尘不在吗!”旁边另一个大哥接道。渐渐魔群抱怨声越来越多。

其实他们怕白月尘也是有道理的,原文中有提到白月尘曾独自一人斩杀了三千万魔军。虽然有点夸张,但确实是事实。

“后退者,杀无赦!”那魔群头头看着不成器的魔群又怒喊道。“杀——”魔群黑压压的一片又冲了上去。我看着刚才不满的大哥,举起大刀气势汹汹冲了上去。唉,事与愿违啊!我躲在角落感叹。“你真怂!”染月剑对缩成一团的我表示鄙视。

“呸,我这是观察合适的时机呢!”

染月剑:……

“带他们离开!”白月尘对宁凉川丢下一句话,便杀进了魔群。

“大家跟我走!”宁凉川和一些弟子带领着那些还没有入门的新手小白,往大殿内撤。

此时被魔群围住的白月尘手中剑影翻飞,一道道白色的剑气随着舞动刺向周围的魔群。“都中毒了还这么猛干嘛!闲活的太长了!”我忍不住地替白月尘捏一把汗。

不好。我看到刚才那个魔群头头,拿着弓箭趴在大殿上方。

“白月尘,小心上面!”我话音未落,箭就射向了白月尘。只见他猛的转身,一抹浅蓝色的身影倒在了他的怀里。有人为他挡下刚才的箭。因为背对着我看不清那人的容貌,只是心里隐隐不安。

白月尘左手抱起了那抹娇小的身影,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到他闪出腕中的剑光,霹雳一般疾飞向大殿上方的魔群头头,只听得那破碎一样的寒光闪过,那人突的一震,坠倒在地上,唇角涌出鲜血蜿蜒。

“韩魔领死了,快跑!”随着一声大喊,都是兵器掉落在地上的声音。这届魔族有点怂!不知道是谁扔了一个烟雾蛋样的东西,顿时黑烟缭绕。刹那间,我仿佛看到了白月尘的眼睛看向这边。当我再仔细看时,只看到了那抹白色的背影和他怀里的人。

“你干嘛呢!”啊?一个黑色的身影挡住我的视线。我……我在……我,完了完了要暴露了。

“快跑吧,韩魔领已经死了,等下那些人过来就完了。”他边说边回头指向大殿处让我看。呼——我长吐了一口气,吓死宝宝了。

“不好,他们出来了,快跑!”他猛的一震,又把我吓的够呛。话音刚落,就听见前方刀枪碰撞出的声音。他慌乱往地上扔了一个动动,揪着我就蹦了上去。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愣住了。

魔都?我看着面前显赫的两字,一时间愣了神。这么顺利吗……

“你小子吓傻了?”随着话落一记拳落在我的肩上,我踉跄的往后退了几步。“哈哈哈,你这小身板不行啊。”说着手又伸了过来。

“等等。”怎么了?他的手停了下来。我……我去……个茅房。说完,我转身就跑。既然已经到魔界了,还是跟他分开比较好。我怕再待下去,心脏病没被吓出来,也要被他捶死了。

“站住!”声音突然严肃了起来。

完了这次肯定完了!我僵硬的转过身,大不了拼了,我还怕他一个人嘛!事实就是–怕!因为我的双腿已经控制不住的打颤了,但是我不会承认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文案馆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pbbw.com/8382.html

快来创作属于自己的文案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