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爱上病娇是什么样的体验?

漂亮弟弟》(全文完)(未成年止步)

女痴汉×男病娇

1

姚露喜欢邻居家那个漂亮弟弟很久了。

漂亮弟弟今年大二,不同于他高中刚毕业时的青涩、现在的他看起来像是勾引人堕入地狱的红色彼岸花,漂亮又带着些轻微的颓废感。

每周他回家时,总能“恰巧”跟姚露乘坐同一趟电梯。

每当这个时候,姚露都会后退一步,借着电梯对面光滑到可以照见人影的电梯门、光明正大放肆地去偷看他。

他的唇色粉偏红,叫姚露不由得去想那两瓣唇吻起来沾上水泽后又是怎样一番风景。

漂亮弟弟的漂亮眼睛掩藏在凌乱的刘海后面。

这叫姚露有些觉得可惜,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她才敢那么大胆且肆无忌惮地打量他。

漂亮弟弟今天穿了浅灰色的连帽卫衣,深栗色微卷的头发安静地挡住他的视线。他的个头不算低,身材这么看有些消瘦。

不过姚露知道,不是这样的。

漂亮弟弟有一次穿了一件露胳膊的短袖,隐隐可以看出对方紧致的肌肉。

姚露看了一会儿,又移开视线去看他的脸。

她好像看见他嘴角一闪而过的笑意,又好像没有。

“叮。”

电梯到达了他们所在的楼层。

姚露心满意足地跟在漂亮弟弟身后,打算等对方进去之后再回家。

修长又泛着病态苍白的手指按在了门把手上,随着肌肉的轻微绷起、门把被顺势按下。

姚露正盯着那只同样好看的手微微脸红,就看到对方开门的动作一滞。

“姐姐,要不要试试?”

原本按下去的门把手弹了回来,几根按着门把手的手指不规律地轻轻弹了几下。

姚露保持着温柔和善的笑容:“什么?”

漂亮弟弟这次抬起自己的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要吗?”

2

漂亮弟弟姓余,叫余异。

听说是个孤儿,父亲在一次醉酒后失手杀了他的母亲。于是年少的余异便拿着父母的存款搬了家,再加上自己打工养活自己,供自己读书上大学。

简单来说,是个身世崎岖又令人不得不怜惜的漂亮弟弟。

他的母亲是个性格抑郁的女人,这一点被余异完美遗传。

姚露平时很难看到这位漂亮弟弟脸上露出其他的神色,大多时候,他都像独自在悬崖边行走、快要掉下去似的。

姚露是个过气画手,早年运气好卖了一本漫画的版权。她的物欲不强,故而一直坐吃山空,偶尔画画漫画,日子过得也算惬意。

第一次见到邻居家的这个漂亮弟弟时,他才高三。

那天雨下的很大,他大概是刚下晚自习回来、没带雨伞,身上还穿着一中的校服,被淋的很狼狈。遮住眼帘的刘海湿哒哒的。

像只无家可归的小流浪犬。

进了电梯,姚露率先按了9楼。“小流浪犬”看了一眼后再并无动作。

“喏。”

姚露递了包纸巾给他。

他看了姚露许久,直到电梯门再次打开,他才迟钝地将纸巾接住了。

“谢谢。”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哑。

“回去记得洗完澡喝点儿姜汤。”姚露叹了口气,还是多管闲事地嘱咐了一句。

3

姚露躺在自己的大床上,双目无神地望着天花板。浴室里还响着哗啦啦的水声,以及里面的人按压沐浴露的轻微声响。

不多时,洗完澡的某人擦着头发出来了,这次没有再让刘海挡住眼睛。漂亮的狐狸眼亮晶晶的,特别符合姚露的胃口。

只有下半身裹着浴巾,上半身完全赤裸。紧致的胸肌下是几块练得并不过分的腹肌,水珠顺着人鱼线一路向下,滴进了浴巾里。

姚露的视线停在他的身上,一时有些感慨:他的身材比她那些漫画里的男主角还让人兴奋。

“还来吗?”他将擦完的毛巾随手扔到了一旁的半身镜上。

姚露感觉浑身酸酸的,闻言迟缓地眨了眨眼:“来。”

好。

漂亮弟弟再次覆了上来。

这次,没有再用手。

余异抱着姚露去洗澡时,姚露意识已经有些昏昏沉沉。

她两只手环在他的脖子上,半眯着眼笑:“你真漂亮。”

余异低头咬了她一口。不重,痒痒的。

第二天姚露醒来时,漂亮弟弟早就走了。

还给她留了纸条:“有课,中午回来,早餐在餐桌上。”

真乖。

姚露捏着纸条笑了笑。

到中午的时候,余异果然回来了。

姚露抱住他深深吸了一口他身上淡淡的冷冽气:“怎么不回自己家?”

余异也回抱她,右手一使劲将她整个人扛在肩上、然后丢到沙发上压住:“时候不到。”

什么时候不到?

姚露没再继续问。

4

腻歪了几天后,余异回了自己家住。

姚露虽然有点不舍得,尤其他年轻有力的肉体。但成年人的声色犬马,有一方冷淡下来,也就是这段关系该结束的时候。

姚露并未为此过分难过,依然继续自己吃吃喝喝勾勾画画的咸鱼日子。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姚露正坐在瑜伽垫上扳腿,就听到一阵敲门声。

姚露打开猫眼看时,发现是个黑色长发的温柔妹妹、穿着一身暗色的长裙,手里还提着一个蛋糕。不过可惜,对方敲的并不是她家的门,而是她漂亮的邻居弟弟的门。

新欢?

姚露挑了挑眉,一想到那具之前因为自己而紧紧绷起的身体要去取悦别的女生,觉得不大舒服。

“余异?!”

门一打开,那位温柔妹妹便惊喜出声。

站在门口的余异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家居服,前额的刘海依旧挡在眼前。看到来人,他并没有多大的反应,甚至没等女生反应就直接关上了门。

女生碰了一鼻子灰,面上表情也不太好看。

被拒绝后她又使劲踹了踹门:“余异!小杀人犯!你出来!”

里面依然没有任何动静,女生也不再按捺自己的脾气,骂得越来越难听。

这种被别人死缠烂打、不同意还要被各种辱骂的经历,姚露也不是没经历过。

这个世界的人多了,不管男人还是女人,总要有些渣宰。

“喂?物业吗?”

姚露反手拨了个电话。

没过一会儿,便有几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上来将人带走了。

一场闹剧就此结束。

姚露好心情地去洗了个澡化了个妆,顺便还订了一个小蛋糕。

有人今天心情恐怕不怎么好,她得去安慰安慰。

5

“砰砰。”

“你好,是余先生吗?您定的外卖到了。”

买卖小哥在旁边姚露的注视下,略显拘谨地打电话敲门。

下一秒,门被拉开。

余异还没反应过来,身子就被人猛地抱住。

外卖小哥忙将蛋糕塞到了开门的男生手里,自己则转身就溜了。

余异迟钝出声:“姐姐?”

姚露隔着衣服咬了口他的胸前:“嗯。”

天色渐渐转黑,余异的房间内也暗了下来。

事后洗完澡的两人黏腻地抱在一起。

姚露这才说了句:“生日快乐,宝贝。”

余异沉默了半晌才说:“谢谢。”

“吃蛋糕吗?”姚露仰起头问他。

他“嗯”了一声。

桌子上原本包装完好的蛋糕,早被两个人胡闹间弄得一塌糊涂。

姚露心虚了一瞬:“我重新订一个。”

余异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将剩余卖相尚可的部分切好递过来:“吃吗?”

姚露顺着他的手吃了一口,奶油沾到了她的嘴角上。

余异的眸光黯了黯,抬手狠狠蹭了蹭她沾到奶油的地方。

“疼。”姚露无辜后退。

余异轻轻笑了下。

那是真正发自内心的、最真实的笑。

6

余异见过无数次姚露始乱终弃的模样。

每一次都是跟他差不多的弟弟款。最过分的一次,是对方在楼下哭着求她不要分手。她轻轻一笑:“不行哦。”

她的秉性,他最清楚。

她看起来好像对他很有兴趣的样子,可过不了多久、这种兴趣便有可能消失。

唯一的办法,就是一直吊着她。

为了吊着她,他学了很久穿搭才学会怎么样又随意又“精致”,怎么样才能不经意间让她对自己眼前一亮。

为了防止她审美疲劳,他会故意岔开时间,让她好不一段时间见不到自己,从而抓心挠肝地想自己。

最近一次,她的目光越来越火热大胆,甚至到了毫不收敛的地步。

也到了开始下一步的时候。

“姐姐,要试试吗?”他晃了晃自己的手指问她。

之后突然离开她家,也是同样的理由。

吃到了和吃到了一半之后又吃不到。

这两者之间,更能抓住她的,自然是后者。

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尽力对她好,然后猝不及防地抽身离开。

在她之前掌控住这段感情的主动权。

她不是喜欢他吗?

那就,喜欢 一辈子吧,姐姐。

7

姚露的父母找上门来时,姚露还赤裸着躺在余异怀里。

电话另一端她父母沉声问她“去哪儿了?”

她支支吾吾了一下。

结果身前的弟弟使坏,故意掐了掐她的腰,她不防发出一声轻吟。

“等等!”

姚露迅速挂了电话,然后扑在弟弟身上报复了一下。

最后姚露收拾好打开门时,姚父姚母还在站在她门口等着。

“爸、妈。”

姚露尽量镇定地笑笑。

“叔叔阿姨好。”

本来被姚露安抚好说了不许出来的漂亮弟弟突然冒了出来,乖乖巧巧地叫人。

姚父姚母一言难尽地望着姚露,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小子看起来刚成年吧。

这。

8

在经历一番互相保证是认真在一起、会对彼此负责后。

姚露和余异才被勉强放过。

最后离开的时候,姚父姚母揪着姚露的耳朵把人拉到了电梯里。

又是叮嘱又是教育。

直到过了快一个小时,才被放了回去。

姚露上楼时,余异还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倚在门框上等她。

见她回来,他抿起一个清浅的笑:“姐姐饿了吗?”

姚露舔了舔唇:“宝贝弟弟,学坏了。”

意思是她也知道这一切都有余异的手笔在。

余异将她揽在怀里抱了进去:“师承姐姐。”

嗤。

姚露笑。

9

余异家有个上锁的房间。

直到某天夜里,姚露半夜惊醒,发现余异不在旁边,而之前那个上锁的房间被打开了。里面还有暖黄色的灯光照出来。

姚露伸手去推那道门。

里面是满屋子的石膏和画像,均以姚露为原型。

她最开始递给他的那包纸也被塑封好放在一边。

“姐姐,”一道高大的身影从她身后覆了上来,他的下巴抵在她的肩上,说出的话缠绵又瘆人,“一起吧。”

他行走在悬崖边上、随时都有可能掉下去,可幸好悬崖边上种着一枝藤蔓、死死缠在他腰间。掉下去还在站在上面,都一起吧。

姐姐。


纯属满足自己x癖的小女票文

为了自己开心写的

不要谈逻辑和三观


所有完结文链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文案馆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pbbw.com/8273.html

快来创作属于自己的文案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