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女人必须知道的女性健康常识?

关于HPV的内容老六已经写过不少,从一开始的「宫颈糜烂」(宫颈柱状上皮异位)到后面的宫颈病变及宫颈癌,还有近些年非常火的HPV疫苗,很多信息都是老六的第一手资料,你们当中很多人也是从这些知识认识到老六的。足可见HPV在人们心目中还是有一定「地位」的。

由于HPV是明确跟女性宫颈癌有直接关系的病毒,所以也是我们妇产科必须要关注的,毕竟宫颈癌跟乳腺癌和卵巢癌并称「女性三大癌症」。

不要一看到癌症就害怕,我们先从HPV开始一点点来了解。

废话少说,先看一下我手画的图:

我在图中明确标出来,妇产科主要关注的是黏膜型HPV当中的高危型别(业界按照引起宫颈癌的风险程度划分高危或低危),其他部分严格来讲都算是皮肤科的范畴。

在国内最常见到的是16、18、52、58等型别[1],16和18是全世界范围内都很常见[2],而52和58型超过其他国家接近一倍(国内是14.7%[3],全球平均是7.4%[4])。

抛开这些模糊的划分,我们今天这个问题主要就是围绕妇产科相关这部分HPV病毒,简称HPV高危型别。对于这类HPV感染来讲,通常大多数是没有症状的,甚至很多人如果不是体检时顺便检查了这一项,都不会发现自己被感染。

而且是非常容易感染的,主要是依靠性接触传播。因此其感染也是非常普遍的,国外有几份研究也证实了这种说法:

• 一项基于美国人群的研究显示,有性行为的男性和女性一生中感染HPV的几率高达85%-90%[5]。

• 另一项在美国女大学生中进行的前瞻性研究显示,初次性行为后24个月HPV感染的累积发生率高达32%[6]。

从国内的数据来看,近些年也明显呈年轻化趋势,HPV感染的两个高峰集中在17~24岁以及40~44岁。从近50年的数据来看,35岁以下年轻宫颈癌患者的比例从3.4%上升到了24.9%[7],我在临床上遇到的最小的宫颈癌患者才19岁。

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是约90%的感染者在感染后的2年内会自行转阴[8]。也就意味着很多人可能曾经感染过HPV,只不过通过自身免疫系统将其清除了,真正患病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人,不用太担心。

那么,到底啥情况才需要担心呢?

我们先来看下面这张图:

通常来讲我们说是长期持续感染才有可能引起宫颈病变(宫颈癌前病变),一般来讲就算感染了HPV高危型别,只要你定期复查,基本上都等不到癌症发生就可以提前解决了。宫颈癌是可以预防的、可以治疗的、可以治愈的,甚至可以消灭的癌症。

当然,大家对于HPV和宫颈癌还有很多疑问,咱们进行快问快答:

Q1: 宫颈癌主要是由HPV感染导致的吗?

A: 是的,研究表明,几乎所有的宫颈癌病例(99%)都与生殖器感染HPV有关[9]。

Q2:什么人有患宫颈癌的风险?

几乎所有有过性生活的女性都有可能感染HPV,所以都有患宫颈癌的潜在危险[10]。

Q3: HPV会通过哪些途径传播?

HPV主要通过性行为传播;此外,还可通过直接接触感染,如手或生殖器接触了HPV污染物,故应避免在卫生条件不佳的公共环境中如厕、沐浴,以及接触他人的浴巾、内衣等。

Q4: 宫颈癌有哪些预防措施?

根据2017年中国子宫颈癌综合防控指南:

1) 一级预防:开展健康教育和接种HPV预防性疫苗;

2) 二级预防:对所有适龄妇女定期开展子宫颈癌筛查;对确定为子宫颈癌前病变患者及早进行治疗;对于已经接受HPV疫苗的女性,如果已经到筛查年龄,仍然需定期进行筛查。

3) 三级预防:根据临床分期开展适宜的手术、放疗、化疗以及姑息疗法。[10]

Q5: 哪些人应该进行宫颈癌筛查?

2017年中国子宫颈癌综合防控指南指出,25-64岁的已婚或有性生活的女性都应该定期进行筛查,以便尽早发现癌前病变[10]。

最后,希望我们有生之年可以看着宫颈癌在地球上被消灭!

我是六层楼,我爱这个世界。

——————————————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本文得到默沙东(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的支持

若您想了解更多有关疾病知识的信息,请咨询医疗卫生专业人士

11-2021-CN-GSL-00182

——————————————

参考资料:

[1] Chan P K S, Cheung T H, Li W H, et al. Attribution of human papillomavirus types to cervical intraepithelial neoplasia and invasive cancers in Southern China.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ancer, 2012, 131(3): 692-705.

[2]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uman papillomavirus vaccines: WHO position paper, May 2017–Recommendations. Vaccine, 2017, 35(43): 5753-5755.

[3] ICO HPV Information Centre. Human Papillomavirus and Related Diseases Report. China. 2019

[4] ICO HPV Information Centre. Human Papillomavirus and Related Diseases Report. World. 2019

[5]Chesson HW, Dunne EF, Hariri S, et al. The estimated lifetime probability of acquiring human papillomavirus in the United States. Sex Transm Dis. 2014; 41(11):660–664

[6]Winer RL, Lee SK, Hughes JP, et al. Genital human papillomavirus infection: incidence and risk factors in a cohort of female university students. Am J Epidemiol. 2003 Feb 1;157(3):218-26.

[7] 赵恩锋,鲍嫘,李超,宋磊,李亚里.近50年宫颈癌的发病趋势和临床特点分析. 解放军医学杂志,2005(07):644-646.

[8] Ho G Y F, Bierman R, Beardsley L, et al. Natural history of cervicovaginal papillomavirus infection in young women.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1998, 338(7): 423-428.

[9] Walboomers J M M, Meijer C J L M. Do HPV‐negative cervical carcinomas exist?. The Journal of Pathology: A Journal of the Pathological Society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 1997, 181(3): 253-254.

[10] 中华预防医学会妇女保健分会. 子宫颈癌综合防控指南.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7.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文案馆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pbbw.com/6856.html

快来创作属于自己的文案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