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甜甜的情侣睡前故事?

在一个冬天的晚上,紫禁城里的林贵人听到了这么一个传说,按照习俗去祈求神明的帮助就能满足自己的一切心愿,她的愿望就是让皇上能够爱上她。

可是这个神的名字林贵人却从来没有听说过。

叫什么……「圣诞老人」?

01

北极,芬兰,圣诞老人村

尼古拉斯先生,请您原谅我吧,我真的已经知道错了。」

议会花园内,一位青年男人紧跟着发须花白的老人,手里还抱着满怀的信件。

「自从我被解雇后,我每周都会寄来道歉信,但是全都被退回了。我恳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西蒙,我的好孩子,我知道你工作一直都很认真,但是你怎么会犯醉酒误事这种低级错误呢?你知不知道去年你管辖的整个片区的许愿人都没有收到礼物,这也直接导致了今年很多人直接放弃了许愿。」

尼古拉斯回头望向西蒙,一脸的和蔼慈祥,但是说起话来却是无比的威严。

「如果有一天世界上没有人再相信有圣诞老人的存在,我们真的会消失的。」

西蒙自知有愧,低下了头,不敢接住尼古拉斯的目光。

「会长,请速去占星馆,占星老人说有急事找您。」不知道从哪个窗口钻进了一只猫头鹰,扯着喉咙大叫着。

尼古拉斯听完急忙加快步伐赶去占星馆。

「会长,浮灵球探测到了一股新的愿望灵流。」占星老人操控着一个巨大的蓝色发光球体,神情严肃。

「那便即刻将坐标发往管辖该片区的圣诞老人就是。」

「恐怕不行……许愿人的坐标好像远远超出了我们目前所管辖的范围。」占星老人面露难色,双手凝气,浮灵球飞速转动。

「告诉我坐标。」尼古拉斯听完神色开始有些凝重。

「找到了!」一个光点忽然在球体表面亮起。

「东方大陆,中国,紫禁城。」

02

几日前,紫禁城,永和宫内

「你说的可当真?这世间竟还有如此稀罕之事?」方过及䈂之年的林贵人斜倚在榻上,一脸吃惊地望向丫鬟沐星。

林贵人虽身材清瘦,却有着玲珑身段,纤纤出素手,皓腕卷轻纱,玉指素臂,细腰雪肤。更令人艳羡的是那张脸,柳叶弯眉,丹凤眼,嘴唇极薄,似是那墨客朱笔轻勾,在这清秀白皙的脸上漾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说起话来也自是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

沐星一听主子将信将疑,眉眼上挑,急忙解释,「小主,这可是钦天监当差的小江子亲口对奴婢说的,奴婢这双耳朵可是听得真真儿的。这小江子与奴婢本就是同乡,在老家那会儿他瞧奴婢的眼神就不太对劲。谁知后来阴差阳错我们都入了宫,可他还不死心,一得空就想着悄摸着寻我话话家常,真是癞蛤蟆想……」

「你再不说重点我就罚你到永和宫外头当门神,看看屋外这漫天的飞雪能不能封住你这张碎嘴。」林贵人眉头微皱。

「别别别,小主,奴婢知错了。这小江子说他侍奉的那个叫什么买壳儿的洋人前两日醉了酒,随后便抱着小江子哭个没完,说是过两日便是圣诞节,他想要回家和家人吃什么烛光晚餐。」

「圣诞节?我从小便知有七夕节、中元节、重阳节诸多节日,竟不知还有一个圣诞节。」

「听着像是与除夕无多大区别,但是这圣诞节里最神的是圣诞老人。买壳儿说了,在圣诞节前夕许愿,有一个叫圣诞老人的就会驾着会飞的鹿车送来你最想要的礼物。」

「圣诞老人还会飞吶!那他可是大罗金仙?与菩萨有何不同?」林贵人起了兴致,端坐了起来。

「哎呀我的小主欸,你方才还说奴婢说话没有重点。这圣诞老人是不是神仙与我们有何干系,重要的是他可以帮咱们实现愿望啊。咱们家老爷官位低,皇上对我们自然没什么印象,半年来连我们宫门都没踏过。这圣诞节可是小主得宠的好时机呀。」沐星这才体会到什么叫作皇帝不急太监急。

「你是让我在圣诞节前夕许愿?可这圣诞老人能听懂我说的吗?」林贵人甚感疑惑。

「他在西方既是这般神通广大,又可在天上飞,听懂咱们的话又有何难?更何况……」沐星忽然开始支支吾吾起来。

「何况什么?」

「为了让小江子说出这许愿的法子,还花了奴婢二钱银子吶,这不许愿的话多浪费……」沐星的声音越来越小。

林贵人朱唇轻撇,她还不清楚这沐星心里打的小算盘?「行了行了,待我得宠十倍还你便是。快说说这许愿的法子。」

沐星听完故作委屈,连忙解释,「小主,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只要能让小主得宠,奴婢就算是上刀山……」

「行了行了,你快点说便是。」

「是,这买壳儿说了,要想对圣诞老人许愿,得满足两个条件,一个是要在床头挂上红色长袜,另一个是得要有烟囱。」

「红色长袜倒是易得,赶明儿咱们缝制一双便是,可这烟囱……皇上早已下令宫里不许再建,原有的基本也都拆除了,说是以防走水。」林贵人单手托着下巴,苦思良久。

「小主你忘了,现如今这宫里头还有两处吶,一处在坤宁宫,另一处在宁寿宫。」

「坤宁宫肯定行不通,只有皇上皇后祭祀时才可以进入,但是这宁寿宫嘛——」林贵人嘴角上扬,「沐星,近日风雪猖獗不饶人,不知太后凤体可否安康,替我准备轿辇,我要去宁寿宫伺候两日。」

「是,小主。」

「慢着,这好事不可尽让我一人独占了去,你再去替我喊上珍姐姐和刘姐姐。」林贵人叫住了沐星,珍贵人和刘常在素日里便与她交好,谁得了些好的绸缎吃食都会一同分享。

「小主你糊涂了,你们三人若是一同前去太后宫里过夜,还不明摆着叫人起疑心,这要是被哪位娘娘抓住了话柄,咱们日后可就更难过了。」

「可若我这般自私,又怎能对得起这两年姐妹的交情?」

「小主眼光得放长远些,此次如能得宠,那今后帮衬她们的机会多着呢。」

林贵人思忖了半晌,「也罢,替我更衣吧。」

03

寒冬腊月,不过未时,紫禁城便已是漆黑一片,无数雪花借着这夜色悄然降临,簌簌地铺满每一片砖瓦。愈是这下雪天,各宫的炭火便也生得愈旺,像是要将这宫里宫外切割成两个季节方可罢休。后宫里不得宠的娘娘们闲敲了几声棋子便早早歇下了,稍加得宠的却是要等到听见凤鸾春恩车的铃响才肯罢休,咬着牙愤愤地上了床榻。

太后今日睡得很是欣慰,这样一个不逢年不过节的大寒天,竟还有嫔妃专门过来侍奉自己。更可贵的是半点请求都没有提过,真是难为了一片孝心。

夜已深,亥时将到,紫禁城万籁俱寂,偶尔传来几声被积雪压断的树枝脆响,却也很快被风声掩埋。

宁寿宫偏殿,一个微弱的烛光缓缓向着院内潜去。

「沐星,这灯笼会不会太亮了?」林贵人压低了声,做贼一般地不自在。

「小主,这灯芯都快被我掐灭了,不会有人发现的,再暗咱们该瞧不见路了。」

「红袜就那么摆在床头就行了吗?」

「奴婢估摸着差不多,反正买壳儿是这么说的,奴婢怕它掉下来,特意将它与床帘缝在了一起。」

一边说着,两人很快便走到了宁寿宫烟囱前。

「小主,就是这了,你快些许愿吧。」沐星将灯笼放到了烟囱跟前。

林贵人摘了衣帽,双手合十跪了下来。这雪花也像是惧怕风寒一般,直往林贵人脖子里钻,冻得她身体颤抖不止。

这世间,倘若真有圣诞老人,请你灵验吧。小女子一生别无他求,只盼得皇上多垂爱我几分,好让父亲在仕途上走得更顺畅些,不负父母所托。

风雪像是吃着了甜头,愈演愈烈,林贵人被冻得有些麻木,却仍旧虔诚地跪着,沐星则在一旁不停跺脚取暖。

她们并不确定世间究竟有没有圣诞老人,更不确定圣诞老人会不会来。但是在这偌大的紫禁城里,有念想的人总是可以活得久一些。

04

北极,芬兰,圣诞老人村

「这东方人是怎么知道我们圣诞老人的?」尼古拉斯十分诧异。

「会长,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查清他们是如何得知的,而是我们的人手不够了。这马上就是圣诞节,村里的圣诞老人都已经飞去了各自管辖地区准备礼物了。不如咱们来年再派人去东方补偿?」

「绝对不行。」尼古拉斯态度坚决,身为圣诞老人,帮助每一个许愿人实现愿望是使命所在。更何况现在注重仪式的人越来越少了,能够从遥远的东方大陆成功传来灵流更是难得。

「这可就难办了……」占星老人叹了口气。

「会长,请您让我去吧。」西蒙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此时正一脸坚定地望着尼古拉斯。

占星老人见还有人手,甚是欣喜,「会长,眼下看来只有让这个孩子去试试了。」

尼古拉斯沉默了一会儿,「西蒙,你现在速去驯鹿园挑选九头驯鹿,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去东方。只要你这次能够顺利完成许愿人的心愿,我就重新聘请你为圣诞老人。」

「我保证可以完成任务!」西蒙瞬间喜不自胜。

「慢着,我这里有一块翻译饼干你带着,否则怕是连人家说些什么都不知道。」占星老人叫住了西蒙。

「好嘞!」西蒙接过饼干就往驯鹿园奔去。

05

紫禁城,宁寿宫

「小主,这圣诞老人许是怕这天寒地冻,今夜是不会来了,我们也回去休息吧。」沐星将屋里取来的一只暖炉递给了林贵人。

「罢了罢了。」林贵人被沐星搀扶着艰难起身,都快跪了一个时辰了也不见圣诞老人的踪影。她本来对这空穴来风的传说就是将信将疑,眼下看来怕果真是无稽之谈了。

风雪渐消,主仆二人搀扶着往屋内走去。沐星愧疚地撇着嘴,一步三回头,今夜属实是自己害苦了主子。

忽然,她望见黑夜里亮起一颗星,这颗星出奇地亮,而且更奇怪的是,它好像还在越变越大。

「小主,你快看,那是什么?」

林贵人吃力地直起身子朝着沐星指的方向望去,一个大光点在天边不停地闪耀着,而且愈变愈大,恍惚间竟有种破晓的感觉。林贵人扶着沐星的手不自觉抓紧,她从未见过如此大而亮的星辰。

只见这光点愈行愈近,轮廓也越发明晰了起来。

「小主,奴婢瞧着像是辆会飞的马车!」沐星惊呼。

「马车」终于落入宁寿宫,绕着林贵人上空一圈一圈地旋转,无数发着金黄色光芒的雪花飘落,如同星屑一般拥入林贵人的发梢、面庞、身体,它虽然有些同雪花一样的形状与触感,但是它却神奇地可以给人带来温暖。

林贵人仰着头望着这场黄金雪,沐浴着这一场绚烂夺目的金色神迹,方才的寒意早已经一扫而光,她现在竟是一刻都舍不得眨眼。

在她的头顶,九头既不像牛也不像马更不像鹿的动物拉着一辆无顶的车,仍在慢悠悠一圈一圈地围着她转,车上依稀还坐着一个红色身影。

「马车」在这片金色神迹下缓缓降落,红色身影从车上轻松跃下,并朝着林贵人走近。林贵人这才看清这是一个白胡子洋人,手里还拉着一个塞得满满的红色布袋。衣着更是奇异,宽松的红衣红帽,款式也是她从未见过的。

白胡子洋人的脸上忽然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对着林贵人喊道:「Merry Christmas!」

被惊在一旁的沐星这才回过神来,伸出手臂护住林贵人。

「沐星,他可是在同我们说话?」

「奴……奴婢也不知。」

见对方没有回应,白胡子洋人正欲继续交谈,忽然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饼干吃了下去。

「圣诞快乐,林贵人,我是来为你送礼物的圣诞老人西蒙。」

原创文章,作者:Deephu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pbbw.com/655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