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你们发现了哪个 bug,让你觉得世界不是真实的?

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真实的。

原因很简单,不是因为存在bug,而是因为存在限制

我们知道,只要是非真实的虚拟出来的东西,都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就是会受制于“算力”,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能听到的声音频率范围在20-20K赫兹,我们能看到的可见光(名字就已经体现了限制)范围也有限(本质还是因为频率)。当然,你会说这些都是自然选择的结果,我们能够有这样的能力是因为这样就够用了,能不能感知次声波、超声波、红外线和紫外线可能对我们没有太大的意义。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种所谓的“取舍”恰恰是因为资源有限。因为我们大脑皮层有限的处理能力有限,因为我们能够转化生物能量有限……所以我们进化出的特性就是实用主义的“够用就好”。

简言之,算力决定能力

算力之所以有限,是因为它背后隐藏着的,是有上限的能量,有上限的资源,有上限的转化利用率。

好,从个体到场景,我们泛化一下这个概念,即算力对个体所在空间的影响

在Rick and Morty S1E4(强烈安利此动画)里,外星人为了窃取科学家爷爷Rick的智慧成果,伪造了一个虚拟世界,好套出新型燃料的勾兑配方。


生活中你们发现了哪个 bug,让你觉得世界不是真实的?
Rick and Morty第一季第四集截图

在这里,外星人因为误抓了Rick的智障女婿,因此导致额外的算力开销,不得不降低智障女婿所处虚拟空间的计算量。所幸的是,智障女婿因为智力水平低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是早已窥得一切的爷爷Rick在大庭广众之下开了个演唱会,用需要大运算量的分配问题来考验现场观众(比如穿红色衣服但是性别为女左手边有偶数个异性的人原地跳所在排数的128次方然后对7取余下),导致虚拟空间算力耗尽,雪崩。

除了这部动漫,值得一提的还有我最近刷的一本名叫《云球》的科幻小说,当中也提到了这样的概念:科研所通过量子计算机模拟星球演化历史,但是因为算力限制,只能简化一些看起来不重要的东西,比如其他大陆的存在、星空的模拟,甚至限制人口的上限,人为制造自然灾害。

如上两种限制,我们可以归纳为“事件型限制”:即系统通过制造事件,来减少系统的复杂度,从而防止达到算力瓶颈。

当然,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曾经出现(未来也会出现)这样的“事件型限制”事件。

我们可以把事件型限制分为如下两种:

1,灾难型:

比如白垩纪生物大灭绝、瘟疫(黑死病、西班牙流感)、战争 (三十年战争、一战、二战)。

我们所在世界的那个系统管理员通过向地球引入诸如陨石、战争狂、高致病型的病毒基因等制造灾难型限制事件。

2,意识形态和精神型:

宗教的出现、资本主义对人的异化、主流思想、模因(meme)等。

系统管理员通过设定关键人物达成意识形态和精神型的限制。看过“这个男人来自地球”的人应该知道,无论是佛陀、基督还是穆罕默德,有可能都是一个人。而这些关键人物,以及这些关键人物打造的宗教 、哲学流派、概念,限制了思想多样性的同时,也降低了系统复杂度,节约了算力。

除了事件型限制,我们所在的虚拟世界,更多依赖的是“设定型限制”来节约算力。

所谓设定型限制,指的是通过制造我们毫不怀疑的公理以及创造那些看起来是我们主动求知得到的观察结果 ,来限制这个世界。

说到这里,你一定想到了三体。

对,三体人通过智子对地球人的基础物理学封锁,就是一种设定型限制。

而我们但凡接受过九年义务制教育的人,对这样的限制再熟悉不过。

这里列举两种不同形式的设定型限制

1,最小单位型限制

普朗克常量和能量子的概念,夸克和轻子。

很好理解,任何一个虚拟系统,都要有基本的数据存储单元。比如在不使用压缩技术的情况下,我们不能在100bit存储介质中存储200bit的1和0的信息量,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信息单位的最小颗粒度和信息本身是一一对应的,我们没办法在一张纸的同一面上同时画两幅和这张纸一样大的画。

2,边界限制

光速不变原理以及光速的上限(“速”字本身就是一种限制),继而我们的可观测宇宙只是宇宙中的一小部分,膨胀速度的叠加在一定距离之外已经超过了光的传播速度;大爆炸之前的状态究竟如何,奇点那里所谓的无限大的质量、无限大的密度……无限这两个字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们所在虚拟世界的管理员通过设置如上的边界,使我们困惑,也激发我们不断尝试用一个公式、一种统一的力来描述一切。

在以上两点之外,设定型限制也没有放过人类本身

比如人类有限的寿命(可能源于有丝分裂时,染色体端粒折损);在足够长的寿命中,低概率的恶性基因突变会成为确定会发生的事情。由此永生是一个艰难的命题。

因为人类有限的寿命,加上教育以及传道受业本身的低效率,知识需要被传承而不是永远烙印给个体。无限个有限生命的人必须通过分工分学科来穷尽所有知识,但是显然这都会变得越来越难。30岁是科研人员智力巅峰的转折点 ,但是人类本身弱鸡的知识吸收能力,会让“吸纳足以支撑继续探索所需的时间”和“在足够年轻的时候达到理想状态”成为永远无法调和的一组矛盾。

好,有人拍案而起(对不起,不要冲我发火,你和我只是这个虚拟世界里实例化出的两个数据对象而已),你说未来科技发展会制造永生!

但是,不要忘了!遥控器在我们这个虚拟世界的管理员手里。届时当你触碰到永生钥匙的时候,TA们一定会用上面提到的事件型限制来终结这一期的人类文明。

(想想我就脊背发凉,如果我真的有脊背的话)

再发散一下,如果你知道费米悖论,大概会有一个困惑,那些看起来本该存在的高级文明究竟哪里去了?

难道我们是这个宇宙里唯一的高级文明吗?

按照文明发展水平指数(卡尔达肖夫指数),我们还处于0型和1型文明的过渡阶段,那些更高级的文明难道真的不存在么?那个所谓的大过滤器真的存在吗?


生活中你们发现了哪个 bug,让你觉得世界不是真实的?
大过滤器理论认为,在文明进化过程中,会有一道道坎,甚至有些无法逾越的阶段,即大过滤器。

不要细思!不要细思!不要细思!其实根本不需要这些复杂的概念和解释,我要告诉你的还是那点:

一切其实都是因为算力瓶颈导致的限制。

而这些限制在我们所以为的真实世界中,会有三个马甲,请你擦亮眼睛记住它们:

一:真理(公理)

二:灾难

三:经验


关于如何创建虚拟世界:

既然世界是虚拟的,那么虚拟世界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呢?

不管是前文提到的Rick and Morty S1E4的设定,还是小说里的云球,二者其实都可以归纳为一种解释方案:通过计算机之类的工具,制造一个虚拟空间,用来控制虚拟空间中的人类。

但是我们细想一下,不论是抓住Rick和Morty的外星人,还是云球小说的科研所,两者跟虚拟世界中的人,并没有本质的差别。

这种创建虚拟世界的方式,可以被定义为「复制型虚拟」,即:模拟一个自己当前所处世界大同小异的世界。虚拟世界中的所有元素,都是当前世界元素的发散或者阉割。

在这种方式创建的虚拟世界中,虚拟智慧生物,他们的认知和造物主没有本质的区别,而造物主的目的也是尽量打造一个和自己所处世界高度一致的世界。

复制型虚拟像极了创建一个游戏引擎,目标是让「玩家」获得极致如「头号玩家」那样的游戏体验。因为虚拟生物和造物主并没有认知层面的差别,所以造物主更像是在欺骗而非定义虚拟生物

爱因斯坦说过:我们不能用制造问题的同一水平思维来解决问题。

造物同理,我们指望用跟自己同一等级或水平的方式来打造虚拟世界,其结果必然漏洞百出。这种复制型虚拟对造物主的考验,类似于编程对程序员的考验。因为复杂度特别高,最后产出的虚拟世界必然是漏洞百出,根本谈不上发现bug,而是bug来找你。

换个角度来看,如果造物主能完全复制一个现实的世界,那么被复制出的现实世界也必然有能力复制出另一个同样的现实世界,这种无限递归必然会耗尽所有资源。所以,使用复制型虚拟方式创建虚拟世界的造物主,不可能复制出一个完全一样的世界。这样的造物主必然处于某种力不能及的绝望之中,祂们如果足够聪明,必然也不会妄想完美复制自身所处的世界。

祂们最容易,也是最可能做到的是「降维型虚拟」。

所谓降维型虚拟,做个类比的话:造物主就像我们世界中的某个3岁涂鸦的孩童一样,在一个平面画纸上肆意乱画。他涂鸦的结果,就是一个二维世界。

对,就像那孩童一样,造物主在祂所处的宇宙中不需要多么特别。既不像R&M那掌握制造虚拟世界能力的技高一筹的外星人,也不像云球里智商奇高的科学家。祂可能在祂所处的世界里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存在而已。而如同那涂鸦孩童几笔一挥创建一个世界一样,祂大抵也不需要费太多力气就能创建我们的世界。

上文提到的卡尔达肖夫指数高低,对于祂们来讲,可能不过就是画笔的软硬程度的不同,是着色深浅的差别而已。对于被创造者,不论在那画布里如何进化,即便强大一万倍,也不过是一个职业画家和一个涂鸦孩童画作之间的区别。想想看,就算达芬奇笔下那惊世骇俗的蒙娜丽莎,也是用裁纸刀随便一戳就能戳破的存在。

这里开一个脑洞,提一种造物主「降维型虚拟」的方案:

因为造物主可能具备无数超脱我们想象力的特质,所以化繁为简,我们只想象他拥有针对时间控制的能力,具体说来就是如下两点:

1,祂们能随意操控时间,前进或后退,进而也能遍历所有未来的可能性;

2,祂们能够让世界的运行处于最优解,即永远选择对自己最优的时间线来发展自己的文明,祂们称这条最优时间线为主时间线:T0

祂们的世界里有一种游戏机,这种游戏机就是用来创建虚拟世界(我们身处的世界)的。在游戏的时候,祂们的操控时间进退的能力被阉割掉了。一旦开启游戏,时间变只能前进不能后退,一切可能性都坍塌收缩,成为一条无法分岔的时间线:TN


生活中你们发现了哪个 bug,让你觉得世界不是真实的?

我们作为这个游戏的虚拟生物,只能感知必然的时间流逝。我们的整个世界,就是一盘祂们去掉了SL大法(save/load,重新加载存档)的游戏。

祂们通过「玩弄」我们,来观察低维生物在时间不可倒流的情况下到底能进化到什么程度。

也许人类目前的表现还好,我们在很多关键节点都运气不错或者作出了正确的抉择,亦或是在祂们的帮助和干扰下,逃过了无数个灭顶之灾。

我们,就如同培养皿里的一个细菌菌落,祂们在观察着我们,看我们究竟能成长成什么样。

但不管怎么样,我们之于祂们,都是随时可以掐灭的一盘游戏而已。

仅此而已。


关于此话题的群众(评论区)讨论:

♠1,关于这篇回答的性质

这不是一篇严肃的科普论文,更像是一个小说作家以他有限的认知来脑洞一个问题的答案。

我承认,奥卡姆剃刀让我们追求因果之间的最短路径,但是如若我们只看最短路径,那这个问题的答案将很无聊:没有bug,bug都是假象。抑或:没有限制,限制都是意淫。

在这里,回归这个回答,我还是要较一下真。奥卡姆剃刀原理本身也是一种优化思考路径的方式,如无必要、勿增实体。但是这个原理本身是不是也是对算力有限的自我圆场?

没错,就像是一个拿到辩题的辩手,无论他身在正方还是反方,他都能口若悬河、有理有据。

我现在就是这样的状态,我可以站在我自己的对立面,对我自己嗤之以鼻。但是打从我写下第一个字开始,我就逼迫我顺着既定的路线去思考。

因此,我不认为我是对的,但请允许我好好地开一个脑洞。

♠2,如何证伪“算力限制”说:

@杨庚鑫 同学在这里提出了一套归纳法的演绎,即:如有算力限制,则无终极造物主,无终极造物主,则无虚拟世界一说,因此算力限制无从谈起,世界是真实存在的。


生活中你们发现了哪个 bug,让你觉得世界不是真实的?

个人认为这个证明很巧妙,其内核是:

我们有算力限制,则说明造物主自身也有算力限制,可以以此往上类推。

但是我要说的是,算力限制是针对我们当前的宇宙的,而非造物主。我们的世界之所以有算力限制,是因为算力限制本身也是我们这个世界性质的一部分。

举个例子,当你买了一个10cm见方的玻璃箱做蚂蚁工坊,来为蚂蚁创造一个世界的时候,那个10cm长宽高的蚂蚁活动范围的限制本身是因为你决定买一个10cm见方的玻璃箱。

所以是因为这个宇宙的基础设定,造物主用一系列的在这个宇宙中的限制方式来让一切不突破基础设定,换言之就是不让蚂蚁跑出那个玻璃箱。

从这一点来看,似乎也可以解释多元宇宙。

还拿那个蚂蚁工坊来距离,你之前为他们创造的是一个10cm见方的玻璃箱世界。那你有可能把它们放到了一个可以自由膨胀的透明气球里,但是在这个透明气球里你要限制的不是大小问题,而是要限制这帮蚂蚁不能进化出可以捅破气球壁的口器。


生活中你们发现了哪个 bug,让你觉得世界不是真实的?

显然,在那个玻璃箱里,以及这个气球里,蚂蚁的限制是两套不同的规则,可以认为是多元宇宙之间不同的物理定律。

因此你不能用自己感受到的物理定律限制,来推测造物主也有这样的限制。直接点说,就是以我们有限的认知觉得解决不了的问题,在造物主那里可能压根不是问题。

♠3,我思故我在

笛卡尔的意思并非是“因为我思考,所以我存在”。这不是一句唯心论的论述,而是一种基于绝对怀疑的认识论:

我愿意假定,一切真理的源泉不是仁慈的上帝,而是一个同样狡猾、同样有法力的恶魔,施尽全身的解数,要将我引上歧途。我愿假定,天空、空气、土地、形状、色彩、声音和一切外在事物都不过是那欺人的梦境的呈现,而那个恶魔就是要利用这些来换取我的轻信。我要这样来观察自己:好像我既没有双手,也没有双眼,也没有肉体,也没有血液,也没有一切的器官,而仅仅是糊涂地相信这些的存在。

因为这种怀疑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存在,而当我用理性的思想,而非既得的感知来思考看待一切时,我的存在才有真正的意义。

所以,我思故我在,并非是一个终结论,像有些人说的,笛卡尔已经盖棺定论了,自己的思考是存在的终结,讨论这些有的没的没有任何意义。

恰恰相反,我们在这里回答这个问题,探讨这个问题,才是我们真正全面认识世界和自我的方式之一。

还是那句话,这是个脑洞的回答,但是脑洞本身也有意义,脑洞可能以偏概全,可能避重就轻,但是脑洞也能启迪人的思考,给人带来满足。


那些“奇葩”的系统限定手段(持续更新)

1,CFF值(设定型限制)

CFF值,决定了生物感受时间快慢的能力,具体参见下文:

任何动物对时间的感知可以通过一个叫临界闪烁融合频率((critical fusion frequency, 下文简称为CFF值)来进行量化比较。
它指的是个体能看到的光闪烁的最大频率,超过此频率则看到闪烁感觉会消失,从而产生稳定光亮的感觉。之所以能用CFF值进行度量,是因为动物的时间感知与它们大脑每秒所能够捕获的画面数量有关。

暂且接纳这个设定型限制,可以解释很多我们主观感受上的困惑。

即:

为什么痛苦的时候度日如年,因为我们会更在意那些会给自己带来伤害的微小细节,算力高负荷,CFF值短暂上升,时间流逝看起来变慢;

为什么心流状态下(打dota、看小说、做手办)时时间过的很快,因为我们屏蔽了和我们主线事务不相关的的信息,算力充分利用,CFF值降低,时间流逝变快。

推此及彼,为什么梦中时间白驹过隙,为什么多层梦境时间会指数级地流逝变缓。因为我们在梦中所见所闻,都是大脑直接虚拟出来的,并不需要依赖外界输入,变相CFF值上升,梦里一年,梦醒一刻。

但是,大脑毕竟也有自己的瓶颈,算力决定能力,必须有梦境层数限制,CFF亦有上限。

我想盗梦空间的五层梦境设定,就此一看,也并非只是艺术加工。

2,「中文房间」和「忒修斯之船」(设定型限制)

「中文房间」「忒修斯之船」是两个著名的思想实验。

忒修斯之船:

如果忒修斯的船上的木头被逐渐替换,直到所有的木头都不是原来的木头,那这艘船还是原来的那艘船吗?

忒修斯之船让我们思考整体和局部的关系。当一个整体的所有局部都被替换了,这个整体到底还是不是之前那个?绝大多数人都会支持「还是那艘船」,就如同你身体所有细胞新旧交替一遍(当然,比如成年人的脑细胞这样不可再生细胞我们暂且忽略),难道你就不是你了么?

中文房间:

想象在一个密闭的房间中,有一个完全不懂中文的美国人。他随身带着一本写有中文翻译程序的书。这时门外有人在纸条上用中文写上一个问题,通过小窗口递进房间当中。房间里这个完全不懂中文的美国人,按照手头的书,把问题的正确回答拼凑出来后递出去。依据图灵测试标准,房间里的人有理解中文的智能,可事实上他对中文一无所知。

这个思想实验,质疑了图灵测试。这种对输入进行「转译」然后输出给外部的人的过程,看起来并不能称之为智能,因为他是基于程序拟定好的规则的。

但你不要高兴太早,你在否定了这种智能后,其实也否定了你自己!

我们试想一台机器通过模拟人类大脑的结构来进行针对输入信息的处理,这种模拟其实就是一种编程的方式(现在流行的深度神经网络和大脑皮层有共通之处),一种高级的程序设计。

这时候,我说,其实这个东西和你没什么两样,你一定会跳脚大骂!你说你的意识是不可以被编程的!这种模拟人脑就像是一种拥有无数种可能情况的条件反射系统,只是拿不同输入根据不同规则进行输出!我怎么能跟TA一样!

别着急,结合一下「中文房间」和「忒修斯之船」两个思想试验。

我把你关在了我的手术室里,用特质的晶体管一个一个替换你的脑细胞,直到替换完。

这时,我问你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

你是谁!


生活中你们发现了哪个 bug,让你觉得世界不是真实的?

所以,你引以为傲的意识和智能,不过是可以进行编程、定制甚至自由升级的系统!

你再也不要认为你有多特殊!你可能比我聪明,那只不过是造物主让你安装的晶体管(神经树突)比起我来更长、更快、更多而已。

你我本是两台机器,何须相互拆台争辩?


打个广告:

我的关于暗网的罪案悬疑小说《暗树》现在于知乎连载,感兴趣的朋友请关注我的专栏:暗树。

原创文章,作者:27149,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pbbw.com/511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