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样看待你的抑郁症?

我的心理老师曾给了我一记灵魂叩问:

你一直在调整自己以适应所处的环境,但你不觉得你适应的方式出错了吗?你不觉得你越适应越出错了吗?

孩子们总能找到让自己活下去的生存方式,但是他们往往会出错。刚开始,走偏的他们并没有被影响多少,随着越走越远,弊端暴露的就越明显。

在极度恶劣的生存环境下,孩子们遭到了很多创伤,并且缺乏正确的指引,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偏,直到身心俱惫,出现抑郁症症状。

我想给一些青少年抑郁症的患者说:

抑郁症是在提醒你你需要改变,让自己活的更好。

这句话也是对我自己说,也是我对这个问题的回答。

每个人活在这世界上会遇到很多很多的事,对事件如何处理其实是在考验我们如何适应环境得以生存。生病了是适应不良的表现,一些人往往选择了错误的方式在走,并且不自知;一直到生病了,可能才想明白原来自己是走错了路。这个时候认知治疗就很有帮助。要把抑郁症看成提醒自己出错的一种存在,不要太过消极去想着“为什么我这么惨我得了抑郁症”。

你们知道我怎么看待我的抑郁症的吗。

搁在以前,我一定坐在地上撒泼号丧:“凭什么所有的苦都我来受,让我受伤的人什么责任都不用负,凭什么是我抑郁症,我怎么这么惨啊”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不再哭惨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觉得我的抑郁症是在提醒我我出问题了

刚开始,它以躯体形式的症状来警告我,但我并不知道它的用意。

我在不断自我怀疑中否定自己“你有病”的念头,强迫自己相信“你这是正常的”。

但是我明显感觉出我确实很痛苦,这骗不了我了。

并且病情加重可以看作我的身体进一步预警:“喂!我在跟你说话!看看我!看看我!哎?怎么听不到?不行,我要搞点大动静。”

于是我忍不住转向求救了:“妈,我肠胃不舒服,要不去医院看看吧。”

多次交涉后我赢了,我被带去了医院,却得到“啥也不是”的结果回家了。

因为我并不知道我跑错了科室,所以我就以为我真的在没事找事

然后身体进一步发出警告:“S-B玩意你怎么就不懂我呢”

随之而来的是我更痛苦和生活学习质量直线下降。

然后,外界打压之下,我的呼救意识被扼杀了,我要么觉得我就是在没事找事,要么觉得我心理有问题但是别人都好好的我不可以说出来否则被当成怪胎因为我就是个异类。

这个时候身体也死心了:“行吧,你牛X,你听不见我,你无视我,你误解我,你个“一春二虫”货,老子叫抑郁症焦虑症,你这傻叉,老子弄死你”。

浑浑噩噩的,我就走到了间歇期

我的身体说:“倪玛,折腾到现在你挞玛就是不肯多看我一眼,老子累了,老子忒麼不放屁了,靠,累死老子了。”

于是我得到了暂时的缓解。

身体休息好之后,又来了:“冲啊冲啊!必须要你这傻叉主人看到我!冲啊冲啊!”

这个时候,我从首发的间歇期,走到了第一次复发时期。

我依然在徘徊和自我否定中,因为我不确定我向父母呼救会得到理解和帮助,并且我的症状是昼重夜轻,一到晚上我就好了伤疤忘了疼,我总告诉自己“你没事,你看你一到晚上就好了,明天也不会有事,你别没事找事了,你就是没事”。

这个时候我的身体真正开始发飙:“没事你玛了个碧的,老子搞死你他奶奶的你都不看我。阅读障碍到了吗?木僵到了吗?都到了是吧?来来来抄家伙上吧!”

最终,我在我身体的躯体症状的指示下,得到了治疗

而我体内的抑郁症和焦虑症终于被我看到了,它们这回安逸了:“小子,老虎不发威,当我哈罗kitty吗。”

我常常抱怨父母看不到真正的我,其实我也看不到自己,抑郁症焦虑症不过是在提醒我要记得关注自己

抑郁症和焦虑症在我体内生活的日子,可以写成一本小说——《为了让你多看我一眼》。
当然,这本小说一定是通篇脏话以及跳脚和破口大骂,试着传达出“你挞玛能不能正眼瞧我一下(老子求求你关注一下你自己吧,好好心疼一下你自己吧,学会自我悲悯吧)”的意图。
(做了祖安语录的和谐处理)

青少年抑郁症有些是学习压力引发实则问题出在原生家庭身上的。

我的这个答案就是给这样的抑郁症患者参考的。(因为校园暴力什么的这里就可以不看了哦)

下面放一个聊天记录,现在没办法放我整理好的长图,因为什么服务器升级改造。

我和一个网友聊了点我的极品父母,然后她问我:和别人分享会让你自己感觉好点吗

我回答:我只觉得,我在通过我的叙述,教给你,你也要判断哪些是你的父母强加给你的不好的情绪一定要把它们撇干净。现在你十二三岁了,不像我小时候五六岁没有主见,别活的像我一样。
一句话,就是,不要为别人的情绪买单

她回:我会的,但我更希望我能帮助别人。

我说:尽量摆脱极品父母对你的不好的影响,一定要防着父母对你的毒害

她答应我说:好。

我又说:能够看出来,我的父母永远打压孩子、看不到孩子。
他们出发点——养儿防老——是自私的,这就造成了这种70,60后的父母,带着先占观念(也就是处于自身利益要孩子)养育孩子。
这个时候孩子就变成了他们谋取利益的工具,孩子不是个完整的个体,而是被他们奴役的工具。
孩子不可以有自己的想法,他们会说“这孩子越大越不听话”、“不听我的就是白眼狼”等。
父母的打压教育完全是泯灭人性,因为它不让孩子在成长的时候有自我主见,必须全部听从他们的。
而一个人能成为人是要有自己的意识的、自己的人生是自己掌控的
人本来生来就有自己的人生自己把握的这种主导权,但是这些父母一直在和孩子抢夺。
所以不少青少年抑郁症的孩子,他们的抑郁症是在提醒他们要去改变,要和这种剥夺人权的垃圾父母抗争
说白了,孩子抑郁症,不过是一种表现方式反映出家长教育出了严重问题
孩子不是逆反心理,是父母有的时候做的事情三观真的毁光了,孩子才不愿意、反抗。孩子有自己正确的三观了,他自己会判断了。
孩子抑郁症其实是在和父母抢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那份自由。
与原生家庭创伤有关系的青少年抑郁症患者,其实在和抑郁症斗争的时候,是在打一场夺回自己人生掌控权的战争。
很多青少年抑郁症患者真的是这样。

她说:我假性抑郁估计是因为没什么好朋友。

我回答:也许吧。假性抑郁就是比抑郁情绪厉害点但比抑郁症弱很多的一种情绪状态人是群居动物,没有朋友会很孤独,孤独这违反天性了唉。

她说:我最近脾气有些奇怪就一般挺好,有时候一下子突然很暴躁的那种

我说:青春期,很正常。这话千万不要说给医生,会直接扣双相。也许还和生理期有关系,还有就是与最近发生的事情有关系。
反正是正常的。少年何愁。这时候是大人又不是大人、是小孩又不是小孩,处于半独立状态,人格在发展,本身也有不稳定性。每个人成长必经的一个坎。

她说:有时候自己觉得不大正常的事其实正常,就是不大敢问,怕被说有病。

我说:最糟糕的莫过于青春期遇上更年期了。
青春迷茫期,大家都这样。
这也是为什么不到18岁不做人格障碍诊断,因为人格还在发展,十几岁的孩子不能说完全定型,但也有特例
再有吧,也是因为人格障碍这玩意没法治愈,也不进医保

她说:长知识了。

从小我就被教育“要让他人开心”、“要让他人喜欢你”,慢慢的,我就走偏了 我做什么事都会去考虑别人的感受,会去想会不会让别人不好受,会想着这么做是不是别人就会不喜欢我,会想着他们是不是会不开心。

我父母对我进行情感折磨和肢体虐待,我养成了事事揣测他人内心以便做出防御来自保的性格。我做什么都会考虑别人是否开心,这样我是不是就少受点皮肉之苦。

我的父母也从来不会表扬我,他们奉行棍棒教育,喜欢打压、讥讽我。

我一直在追求他们的表扬,一直在渴望得到他们的认可。

所以我总在为别人活的路上奔波。

打小他们就给我灌输“养儿防老”的观念,告诉我生我养我是为了我以后养他们,不停的提醒我“我们为你付出了这么多,老了你要加倍还给我们”。

他们对我进行道德绑架,一直告诉我我的出生不是因为他们爱我,而是他们自己需要老有所依。

我妈一直朝我抱怨怀孕生我的时候我给她带去了多大痛苦,她恨我,我是她十月怀胎的负重,我是她的累赘,我给她的分娩造成了剧烈的疼痛。

我从来没有被他们好好爱过,如果我想得到他们的爱,必须首先满足他们提的要求,并且,他们作为规则的制定者,不断变换着标准,我是如何做都达不到他们的满意的。

我发现我一直活在别人的标准里,试图取悦他人,让他人高兴,而忘记了自己的需求。

一个咨询师曾经问我:“你遇事总是考虑别人开心与否,一定要舍弃自己的利益去满足他人的需要,那你自己呢,你自己的开心需求就不管了吗?

适当在乎一下自己吧,我们是为自己而活的。

我羡慕我妈以自我为中心自己从来就没错的人格,遇到事情只会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让别人承担,真羡慕。抑郁症的人像她这样哪里会抑郁症。对抑郁症来说,学着自私一点为自己着想一点不是坏处。我妈她这是太极端了当然不好。但是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就该学着点我妈这样。

——THE END——

我原谅他们了吗?

我小时候到底经历了什么?

为什么我的原生家庭会虐待我?

我幼年时的家-为何家会伤人

我幼年时的家-为何家会伤人*2

与抑郁相伴而行的五年里我思维的转变

其实,还有很多杂七杂八的事没有写进去,我会自己剖析自己,慢慢给自己捋顺了那些痛,然后写出来,也会更加爱自己

原创文章,作者:27149,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pbbw.com/486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