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痊愈后性格会发生什么变化?

1、整体感觉是原来包着灵魂的,湿淋淋油粑粑的塑料袋终于被一层一层地剥下来了,身体轻盈,五感清晰,其中就视物而言,康复后眼里景物却会变得美丽而富有层次,我一度惊讶于若干年中竟然从未发现自己生活的环境如此舒适,仿佛心理上做了白内障手术;

2、记忆框架重构。抑郁时有两套记忆在脑子里独立运行,一套是我在潜意识中试图压抑的痛苦经验,另一套是剔除那些痛苦经验后的残余部分,平时靠后者运行以支撑我的生活呈现稳态,可一旦抑郁发作,前者立即强制覆盖执行。好转后两套记忆终于重组,而且对于积极的和消极的记忆都有了理性中肯的态度;

3、记忆力恢复,再次拥有了抑郁前富有层次感和准确度的记忆力,在过去,这种记忆力能让我图像般地在脑海中翻阅历史课本,分辨率大致连同插图和小字都涵盖;

4、记忆空白,我仍然想不起来病中的六七年发生过什么,这一段时间好像被洗掉的录影带,即使努力去回忆,也只有偶然飞过的凌乱画面,还乱入着马赛克和雪花屏;

5、有时甚至怀疑我未曾抑郁过,我关于抑郁症的印象可能只是源于意识将自己带入了看过的心理学书籍(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6、再次阅读以前抑郁时有极大共鸣、每每落泪的文字不再有认同,但是有着深刻的理解。我感觉抑郁症对于能跨过来的人而言,意味着能够真正意义上认同人的软弱(而不是像很多人对于他人的痛苦声称理解实际傲慢)以及客观存在的恶意和伤害了,从而对万事万物都有着看起来底线极低的宽容;

7、我是一个不完美的人,一个极其普通的人,一个有一些优点有一些缺点的人,一个在某些方面可以尽力而为,而在另一些方面无能为力的人,非常普通,非常平凡,但巧合而幸运地际会了一次人生;

8、抑郁的时候总是焦虑自己的庸碌,康复后对于抑郁症让我失去的一切,反而没有不甘心了,连同面临周围嘲笑或者嫌弃我不努力的声音,也只当作“某种存在”。这可能是因为想要彻底克服抑郁症必然经历重塑的主观意识与客观自我的沟通与和解,这个过程中必定需要对于包括世俗的成功在内的,一切过往标准进行重新界定与赋值,在我现在所形成的主观价值中,我承认抑郁症的确让我没有我本可以做到的那么优秀,但也什么都没有改变;

9、抑郁症的时候人像是魂魄分离,分别活在此岸彼方,不是在反刍过去,就是在焦虑未来,现在终于可以留在此刻,此刻对于我而言是前所未有的安宁所在;

10、可以相对稳定地认定对每一个人不同的感情和他们所做的事情的看法;

11、人际敏感度降低,考虑人际交往的时间只限于人际交往本身发生的时候;

12、我本身仍然是高敏感的人,我的人格配置不属于病理,所以没有随着抑郁症消弭,只是不再容易被这种敏感传导伤害了;

13、生理上的改变特别明显,完全是大病初愈状:结束了长期的嗜睡和失眠;皮肤也有变好,过去化妆都遮不住憔悴和暗沉自己就溜走了;有运动的主动性,会不由自主想快走或者跑跳。大脑疲倦时更想要锻炼身体,而不是贪睡或者盲目点手机消耗自己;

14、以前我一年四季,无论怎么擦,手心里过一会就有一层又冷又湿的水,它似乎也随着抑郁症蒸发掉了;

15、以前做什么都累,走走就头晕目眩,手脚发软,喘不上气,甚至快要倒下了,耳边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康复后这种类似于虚脱的疲劳感消失了,虽然精力依然远远不如健康的同龄人,但远胜于自己从前;

16、我得抑郁症之前手指上有明显的月牙,随着抑郁渐渐消失了,不知道康复如果能持续下去的话是不是能重新长出来;

17、害怕复发。抑郁症期间每次换新药新的治疗方案都能让我获得几个小时到三五天不等的假康复体验,每次都让我以为这一次我好了,可是又跌落进无边无际的黑暗里。我看《阿尔吉侬的花束》时泣不成声,我就是另一个查理,给予我的希望一次次被剥夺,以为终于从黑暗走进光明,又眼睁睁地看见触手可及的光芒熄灭在眼前,所谓希望似乎只是自己濒死的幻觉。能够重新获得健康的体验,我再不想变成抑郁症的傀儡,那种只差死亡一步的行尸走肉了;

18、活人谈论“抑郁症痊愈”是个伪命题,我可能只有等到盖棺之后,才敢长出一口气,论定“原来在二十二岁的那一年我的抑郁症真的痊愈了”,然后才敢肯定,它的幽灵和我的骨灰真的埋葬在了一起,这只以狩猎我情感与快乐为食的野兽再不可能伤害我了。

2019.5.19更新

有很多朋友问我是怎么好的,我终于有时间来补充一下这个问题。

我的结论是:抑郁症的康复非常困难,需要极其苛刻的条件。包括对自己的致病心理有高度准确的剖析、保证健康的生活条件、来自身边人的有力支持,其中第一条可以借助心理咨询、第二条需要的物质基础,第三条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借助认知法代替,但总的来说都要靠病人本身的求生欲和自知力。

在此就不赘言我的经历了,大多患者的致病史都是被侮辱与损害的记忆,而受害的事实往往构成了患者的第一重原罪:为什么同样的事情别人也经历了就你娇气?

我被很多人“正常人”质问过这个问题,我把原因归纳为“身体硬件功率拖不动精神消耗便被损坏了”,同一件事假设压力是10,甲的心理承受力小于10,可能抑郁,乙的心理承受力大于10,便能应付。心理承受力和人的身高相貌一样是先天决定后天参与的要素,所以当有人再问我这个问题时,我便回答“那你先告诉我为什么同样是人偏偏就你又蠢又恶毒”。

“心情不好”是可调节阈值内的短暂挫折,而“抑郁症”这种病理性的损坏会在生理和心理上呈现出加速度的恶化。

抑郁症病人首先就要否定外界一切的“你没病”洗脑,作为病人第一要务就是治病、治病、治病,病好了才能好好生活。

那要治的这个病是什么病?

我认为抑郁症是生理和心理的双重疾病。且更多偏向于生理疾病。

我唯一幸运的是一个自知力较强的患者,在那几年,为了好起来,我几乎试遍了所有的方法,包括自学心理学、看西医、看中医、心理咨询、运动、冥想,甚至求神拜佛。

我太清楚抑郁症患者所面临的困境,在这个困境里患者一旦想要“振作起来,改变自己”,几乎立马就会被打回原形,这是因为抑郁症本来就是一个强大的闭环结构,仅仅靠打破其中的一个环节根本无法从中逃逸。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也是常人对抑郁症的不理解之一:科学表明,运动可以治愈抑郁症,你为什么不运动?你抑郁就是因为你懒。

事实上患者比任何人都急于想要跳脱抑郁的怪圈,不少人急切尝试过前人和书中提到过的康复方法,比如跑步,然而自救积极性不是被突发的抑郁中断,就是被“毫无进展”所打击,最后在“下定决心”和“丧失希望”中反复辗转恶性循环。

我之所以说目前大部分心理学书籍、心理学服务与抑郁症康复南辕北辙就是因为,他们提供了太多的方法论,但到患者这里:你说得对,但我做不到。

我就尝试过跑步,可只觉得稍微的运动都让我头晕目眩呼吸困难恶心干呕,这么经过无数次的自救挫折后,带着对于可行性失望,我开始怀疑近现代心理学对于抑郁症的研究之所以无甚突破,是由于它过多聚焦于抑郁症的心理症状。比如,自杀冲动、自我厌弃等的确是普遍的临床表现,但是如果进一步研究其中的细化分支,如广场恐惧症、社交恐惧症,则表现出了较大差异,即一部分患者受其困扰,而另一部分则相反,对于后者这些专家典籍往往含糊其辞一笔带过,简单地归咎于个体差异。

可是在浏览论坛的过程中,我从各贴的只言片语里发现病友们的生理症状呈现了高度一致性,如便秘、闭经、失眠、嗜睡、梦魇、畏寒、四肢无力、手指甲月牙消失等,后来我在病友中证实过这一点,特别巧合的就是,抑郁症患者被按压头顶的百会穴会产生剧痛,如果针刺耳尖还会放出黑血。

自从意识到生理层面的问题,我才终于下定了去就医的决心,也开始尝试补身体,我给自己定的标准,要活到亲眼见证共产主义实现的养生精神。定期去看医生,强迫自己按时三餐,制作各种营养食品,看电影的时候做按摩,我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甚至敢去敬老院讲“长寿妙招十八连”。

这个过程中抑郁爆发了无数次,会不想去看诊,会睡到下午四点错过早饭和中饭,会反胃恶心,会暴食垃圾食品,但在抑郁潜伏的时候,我会仍然按我的计划来操作,状况好的时候,我能坚持三天左右。

之所以必须就医,是由于打破抑郁闭环的最开始是最难的,巨大的引力试图把人重新吸入它的病理循环,患者本身的意志力又是被抑郁症所破坏的,所以即使不能药到病除,药物使你暂时强大起来非常重要。最好还有外界有力的支持,能科学地帮助补充患者缺乏的执行力,我是得益于我的母亲,她为了帮助我,也自学了心理学,在我嗜睡的时候她会打电话来,一步步指导我,先从床上坐起来,然后穿好第一件衣服,有时我从起床到出门会蹉跎一个小时,但如果没有她的支持,我会一个人睡到晚上,再胡乱失眠到第二天清晨。

我一旦发病就不敢出门,妄想走在路上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我的丑事,会对我指指点点,我妈妈也会鼓励我走出去,等终于把我磨出门了,她再问我,事实是不是和我想象的一样,不一样的地方在哪里,并督促我记在本子上,下次再产生类似的恐惧,我就会记得我曾经战胜过我的幻觉。(她运用了认知疗法)

如果身边缺乏这种支持,也可以用认知行为疗法,随时将正念的做法和自己的感受写在纸上,起到不断强化正向感知的力量,一点一点加码,与抑郁的引力相抗衡。

身体补好些后,才考虑运动。我之前运动失败的原因就是,身体太差了,连运动都支持不住,我猜这就是所谓的虚不受补。

运动不需要每天按时按量的高标准执行,感觉今天好些,感觉此时抑郁没有控制我的时候,稍微跑跑跳跳,疲劳的时候暂停就可以,运动的作用是巩固补身体的结果,而不是设限检验自己的执行力、意志力,因为作为病人第一要务就是治病、治病、治病,病人不需要更多的要求。

然而最难的地方,在于从根源上切断抑郁的养分,造成我们抑郁的痛苦,最终需要自己渡过,那些烂在心底的旧疾烂疮最终需要自己忍着剧痛刮骨剜肉、重新缝合,否则还会重新陷入思想上的死循环。在这一点上,心理咨询可以提供一定的帮助,可事实上,以国内大多数心理咨询师的职业水平和相应费用,很多患者连这“一定的帮助”也无缘得见。

这个最艰难的过程,几乎贯穿我的整个抑郁史,我逼迫自己不停地回忆那些痛苦的记忆,再不停地阅读,不停地学习,不停地用新的视角、新的理论、新的眼光去看待它们、解剖它们,我从最开始的崩溃,到能冷酷地挖开自己心里坏掉的血浆肉泥。

“和解”不是鸡汤文和电视剧里一地鸡毛经过玉粉妆花就灵光乍泄,“和解”是胜利者经过鲜血、隐忍和暴力才能享有主动权的选择,这一点,在同自己的战争上不外如是;要细想,细到把自己当做上帝视角,没有感情地观测自己的情感、行为甚至丑态,因为对于敌人,只有观察它才能了解它,了解它才能藐视它,这一点,在敌人就是你自己的时候,亦不外如是。

还有最后的方法,最宝贵最灵验的方法,就是别死。

我无数次想到过死,常人可能难以想象,处于抑郁中的人为何不会畏死,因为如果真的有地狱,那十八层就是苟存人间的抑郁,那是一种在深海无限坠落却永远不会死亡的窒息。

但不要死。

我曾经为了清心静气学过些玄学的皮毛,玄学的精髓在于“变易”,万物生生不息斗转星移,只要没死,就还能等到转机,等到故事,等到新绿破土,等到眠蛰复苏,等到好长好长的春天。

2019.11.16

每一篇私信都看了,有些密集度很高的问题在这里总结出来统一答复一下:

1、怎样陪伴患有抑郁症的亲人

阻止患者的危险行为(自残自杀)、倾听患者的表达、督促患者的日常生活让其按时吃饭就诊服药、条件允许的话自学些心理学。这样就可以了,没有心理学基础的话,千万不要自以为是安慰患者,这一点非常重要,正常人的安慰往往会造成更大的伤害。

2、怎样陪伴患有抑郁症的恋人

之所以和上面那个问题区分开来,亲人和恋人是不一样的,没有血缘关系绑定,这种陪伴比起责任而言更多是一种因感情而做出的选择,做患者的恋人,困扰的其实不只是抑郁症的问题,而是“亲近的人抑郁症康复问题”和“自己的恋爱”两个问题,所以需要确定:第一,对对方的爱与坚持是出于喜欢而并非对于抑郁症的同情,恋爱与否,自身对于这段关系的感受比“如果分手会不会伤害患者”更重要,区分清楚非常重要;二,有能力帮助他,这个有能力指保持自己情绪的独立性,以及又能力系统性学习心理学知识,科学地帮助对方。和抑郁症患者的亲密关系是对人的极大挑战,首先是自保,再是有能力帮助他。

我并不是在鼓励抛弃抑郁症恋人,我见过太多被抑郁症消耗到情分变仇恨的情况,对精神疾病没有足够的理解,对对方没有足够的爱,最终一时兴起的同情只会变成心不甘情不愿的怨怼;然而如果可以真正坚定地选择,我觉得这段经历可以成为两个人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感情基础。总之原理就是如此,希望每一个在纠结这个问题的人都能理性地做出选择,如果没有信心或是不喜欢了,果断分开并非最残忍的伤害,优柔寡断拖拖拉拉最后一地鸡毛才是相互恶心怨怼终身。

3、能说说你是怎么好的吗

请不要私信这个问题了,我在文章里已经说的很清楚,非要总结关键就是三个字“补身体”。通过看评论我进一步确定了我的推测,果然精神疾病患者多多少少都忍受着身体不适的困扰,其中最典型的就是睡眠障碍。这个病但凡能吃好睡好也就有了六七分把握了。

4、怎么克服自杀冲动

人只要舒服是不会想要去死的,想要去死的原因就是认为活着的痛苦已经超越了死亡的痛苦,所以两害取轻还不如去死。

有人理解不了为什么会抑郁到自杀,就是这么简单,死亡虽然痛苦可都比活着轻松,抑郁症患者自认为思路是很理性的,他们自杀等于选择稍微不那么痛苦的活法,这个选择对于患者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而且患者还很容易相信这是自己唯一正确的出路。

但这个思路错误的地方在于,除了自杀,还有方法使自己不痛苦,那就是先在身体上感觉舒适,一旦察觉到自身或者身边患者的自杀冲动,一定不要被这个念头蛊惑或者吓到,“只有自杀才能解脱”是一个幻觉,根本不需要那么麻烦,想要自杀只是在提醒你“感到不舒服了,要尽快舒适起来”,比起思想,首先让身体舒服起来,比如冬天寒冷,可以立马到温暖的室内或是被窝,然后喝上香香的热汤,吃上热热的米饭,坐着不舒服就躺着,躺着不舒服就坐着,怎么身体舒服怎么来,总之就是吃好、睡好、休息好,身体上稍微舒服起来,人就一定不会想死。

4、感觉治疗无效想放弃,是不是抑郁症根本不可能治愈
不要心急,生病是长时间错误生活习惯、思维方式共同量变到质变所造成的,可能十年得的病怎么可能两三天一副药下去就妙手回春了,治疗一定要坚持,坚持才有可能一步步好转,精神疾病是很容易快速恶化的,只能敌退我进,不能敌进我退。

5、能推荐一些书吗

如果说针对治疗的话,我就只说得出《伯恩斯新情绪疗法》,我妈妈运用的认知疗法就是这本里学的,别的书我从没有细挑,也不会推,我基本上什么都看,豆瓣8.5地摊文学抠脚杂志,我始终觉得智慧是不分学科的,想要解决心理学问题,答案未必在心理学专业书本身。

我要说的都这些,不再答私信了。

原创文章,作者:27149,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pbbw.com/479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