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经历过类似平行空间的事件吗?

我第一个暗恋的女孩,死于奸杀。

那年她初一,只有11岁。

死在一个畜生手里。

那畜生是个惯偷,蠢的像头驴 。

进过五次监狱。

刚被放出来,不到三个月。

因为什么都不会,于是重操旧业。

在12月1日的凌晨,决定去偷一辆电动车。

那天是周一,学校要升国旗。

她因为住在学校附近,每天都负责开教室门。

冬天的天,亮的格外晚,而她起的格外早。

每天如此。

但那天,她遇到了那头畜生,遭遇了不堪的一切。

这是我一辈子都过不去的坎。

我没有办法接受,她就这么消失了。

永远的留在小学毕业相册里。

我无数的想过,如果给我一个机会回到过去。

我一定要回到那年的12月1日。

然后告诉她,以后教室门,我来开。

今天,你多睡会。

可我没想到,我竟然真的能等到这个机会。

那是十三年后的12月1日。

我照例拿出小学时的毕业照,想再看看她。

无意间,翻出了一块玉佩。

那是一枚断掉的玉佩。

是毕业典礼那天,我想要送给她,表白心意用的。

却阴差阳错,摔在了地上,摔成两段。

那天我哇哇大哭,大家还以为我多愁善感,不舍离别。

她也看到了,跑来安慰我。

我那时性格内向,面对她,总说不出话来。

她很温柔,说要送个我礼物。

半天从书包里掏出一个本子。

是平时摘抄用的。

上面都是些古诗宋词。

笔法稚嫩。

可只有半本。

她笑了笑说,这叫留白。

看似什么都没写,但有无限可能。

然后记忆中断。停在了那里。

只剩那句话,在我耳边,环绕不止。

我突然心血来潮,翻出了那本笔记。

时间在上面留下了痕迹,页面都已经有些泛黄。

我翻开。

一个个稚嫩的字体,映入眼帘。

感觉很奇妙。

那时的她还是小孩子。

而现在的我,已经这么大了。

翻到后面,是一张张白纸,

就像她说的,留白是最美的。

看似什么都没写,但有无限可能。

我打开一罐啤酒,一饮而下。

不知是不是酒精作祟。

一阵无由来的冲动,让我提笔,在上面写下了一段话。

如果有可能,我想回到那天。

再见你一面。

突然,清风拂来,纸页乱动。

我有些头晕。

躺在床上歇了一会。

没想到,再睁眼,天已经黑了。

我妈手里拿着鸡蛋,推门而进,看到我坐在床上,一愣。

哎?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啊,都早上了?

这酒劲够大的。

我锤了锤脑袋。

起都起了,愣什么,准备上学去啊。

我妈在那里,开始唠叨。

我一脸疑惑。

这都大学毕业了,还上哪门子学?

可没等我发问。

我就察觉到了异常。

我的身子,好像小了一号。还胖了许多。

疑惑之下,赶忙去跑去厕所,照了照镜子。

镜子里的,是一个小胖子。

或者说,是12岁时的我。

妈! 今天几号!

12月1号,今天周一,别忘了戴红领巾!

再忘,我可不给你送了啊!

你算算,我都给你送多少回了….

还没等我妈唠叨完红领巾的事。

我飞一般的冲出家门。

我知道,我回来了。

现在是13年前12月1日的凌晨五点四十三。

骑自行车到学校需要八分钟。

而她五点五十,会准时出门。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什么逻辑。

是梦,或是其他。

但管不了那么多了。

为这一天,我想了十三年。

路上路灯还亮着,没什么人。

一个小胖子,骑着自行车,蹬出了火花。

那小胖子是我。

八分钟的车程,我只用了一半时间。

赶到她家楼下的时候,刚好碰上她下楼。

看着我气喘吁吁地样子,她一脸震惊。

你怎么在这?

我弯腰喘气,顾不上说话。

走,一块上学。

我歇了好一会,才对她吐出这么几个字。

看的出,她有些诧异。

毕竟我俩虽然是小学同学,还做了五年前后桌。

但基本没怎么说过话。不算熟识。

我,我正好顺路,一起走吧。

她和记忆里的样子一样。

这么多年过去了,重新看到她,还是会紧张。

五点五十五,我们路过那个破旧小区的门口。

我知道,这是那头蠢驴偷电动车的地方。

我捏紧拳头,浑身绷紧。

她我问怎么了,我没顾得上回答。

因为我看到那个人了,他也看到了我。

眼神对视,他起初有一丝慌乱。

转而恶狠狠的来了一句。

看什么看!

我摁住怒火。没搭理他。

和女孩一起去了学校。

一路相安无事,总算逃过一劫。

我长出一口气。

之后我度过了很奇妙的一上午。

我重新回到了初中的时候。

跟大家一起升国旗,上课,跑操。

一切的一切过于真实。

我有触感,有嗅觉,该有的五感一样不差。

根本不像做梦。

就像人生重来了一遍。

分外美好。

只是这种美好,没有持续太久。

中午跑完课间操。

她和闺蜜一起,去楼下小卖铺买东西。

经过隔壁教室的时候,一帮混小子拿着黑板擦,在互相丢着玩。

结果其中一个人,用力过猛,黑板擦一下甩在窗户上。玻璃碎裂。

那时,她们两个正巧走过窗户。

一块掉落的玻璃碎片划过她的颈部。

鲜血喷射,吓傻了所有人。

当我听闻动静赶到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地上,只剩下微微的抽搐了。

眼睛瞪得大大的,血迹在地上晕开了一片,校服被染得血红。

她捂着脖子,静静的躺在那里。

一旁的闺蜜则捂着眼睛,哭天喊地。

从指尖里,能看到有血迹流下。

这时我才意识到,玻璃不仅划开了她的颈动脉,还扎进了她闺蜜的眼睛里。

那个场面,我永生难忘。

接下来,我变得浑浑噩噩,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再听不到什么声音。也没了什么记忆。

我只知道,自己走回了家。

然后一声不吭,回到自己房间,反锁上门,躺在床上。

过了好一会,突然放声大哭。

声嘶力竭。

妈妈一直在门外焦急的敲着门。我没有回应。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睡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脸上还挂着泪痕。

我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十三年后。

啤酒没有喝完,本子铺在桌子上。

那一行字还清晰可见。

我叹了口气。

果然是梦。

这时我妈拿着拖把走进来,准备拖地。

看到我在桌前发愣,便凑过来。

看了一眼。

哎,这不是你小学毕业照么?

我没吭声,她继续说道

我记得有个小姑娘,是不是出意外了?

意外?

对啊,不是被玻璃给划了么,后来学校还赔了不少钱。

等会,好像不太对。

她不是死于奸杀么?

我大脑飞速运转着。

这不是梦!

我确实回去了!!

我赶忙把我妈推出了房间。

在下一页笔记里,重新写上同样的话。

然后喝了口啤酒。

躺在床上,静静的等着。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

困意终于来袭。

再睁开眼。

我又变成了那个小胖子。

我妈推开门,手里拿着鸡蛋。看到我,一愣。

哎?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我没顾上回复,赶忙从床上蹦下来。

抢走我妈手里的鸡蛋。

飞奔出家门。

临走前还隐约听到我妈喊。

今天周一,别忘了戴红领巾!

再次出现她家楼下,我依旧气喘吁吁。

走,一起上学,我顺路。

还没等她说话,我便抢答道。

走到半路,我从地上捡了半块砖头。

你要干嘛?

女孩有些好奇。

没事,你别管了。

然后我们继续走,走到了小区门口。

我朝里面看了一眼。

那头蠢驴果然还在偷车。

我俩对视,我恶狠狠的瞪着他。

手里还攥着半块砖头。

他把眼神转向别处,赶忙停下手上的小动作。

若无其事的走开了。

转过街角之后。

女孩怯生生的扯了扯我的袖子。

刚刚那个人好凶啊。

我把砖头丢在一旁。

顺势搂住她的肩膀,拍了拍。

别怕,我比他凶。

不知为何,气氛有些暧昧,或者说,尴尬。

她把头低下。

我装作要挠头,僵硬的把手收回,单手推车。

一路上,各自沉默。

又到了上课的时间。

一切重来一遍。

老师提问的所有问题,我倒背如流。

大家对我刮目相看。

连她也不时回头,笑着看我一眼。

到了跑操的时间,我叫住她,还有她的闺蜜。

从课桌里拿出一堆零食。

告诉她们,零食买多了,替我吃点。

只见她笑得很开心,说

这么好? 那我请你喝饮料吧。

说着,又要拉着闺蜜去小卖铺。

我赶忙跟上,顺手拿了件校服外套。

走到隔壁班的时候,那帮混小子依旧嘻嘻哈哈,打打闹闹。

为首的孩子,眼看失手,要把黑板擦扔去出的时候,我把校服团成团。扔在他的脸上。

虽然避免了一场危机,但却差点引发一场斗殴。

要不是他们班主任刚好路过,我恐怕要被他们围起来,一通揍。

不过还好,至少她们没再出事。

之后呢,一切照旧,正常上课。

我在她的座位后面,时常发呆。

心想,如果她能熬过今天。

不知道未来,我们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

说不定今晚一觉起来,回到13年后,我孩子都有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一阵傻笑。

只是没等我沉浸太久,突然脑门嘣的一声,一个粉笔头在我头上弹开。

我回过神,看到讲台上的英语老师,表情严肃。

她的后脑勺比我好看是不是?

全班同学哄堂大笑。

我倒没什么所谓。

反而是她微微低头,感觉脸一直红到了脖子。

上午放学的时候,她眼神有意避着我。

低头收拾书桌。

要一起回家么?

我厚脸皮的问道。

她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书,语气糯糯的,小声说道。

你家,不是在相反的方向么?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

我哈哈大笑,用挠头掩饰尴尬。

哈哈哈,是哦,是哦,我给忘记了。

然后飞快的逃离尴尬现场。

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

吃的是我妈的“拿手”好菜。

鸡蛋西红柿。

之所以加引号,是因为她的这道菜,永远要放酱油。

弄得黑咕隆咚的,不仅难吃,而且难看。

我妈说,人都是在不断进步的。要学会接纳别的小失误。

我告诉她说,向这种小失误,她至少会持续十三年。

吃过饭,没睡午觉。

因为我还不想回去。想下午再多看她一眼。

于是早早去了学校。

但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却发现。

事情好像不太对。

整条马路被戒严了。

有交警在路中间疏导交通。

我并没有太在意。

直到进了教室,听到大家的闲聊。

才知道,中午放学的时候,校门口出事了。

一辆轿车,酒驾失控。冲进学生队伍里。

六死,七伤。

不好的预感笼上心头。

我焦急的等待着。

果然,下午,她没有来。

如果没有猜错,她又出事。

我向老师请了病假,飞奔回家。

翻箱倒柜找出老爸珍藏多年的白酒,一饮而下。

躺在床上,静等睡去。

醒来时,我又回来了。

翻看之前的消息。

果然,那年那天,一场车祸,带走了六个人,其中有她。

还有一个我高中时最好的朋友。

只不过这次,他没能上得了高中。

新的记忆涌来,痛苦万分。

我似乎察觉到,事情正在变得越来越糟,死的人也越来越多。

这不是我想要的。

可我也不甘心就此罢手。

我要再赌一把!

不知是用力过猛还是过于慌张。

我竟不小心打翻了啤酒。

虽然眼疾手快,但本子还是湿掉了。

钢笔已经无法在上面写出清晰的字迹。

我连翻几页,都是这样。

整个本子几乎湿透。

只有最后的两页,还算干燥。

我暗自思量,这会不会预示着,我只剩两次机会。

于是重新坐在桌前。

深吸一口气,再次写下那句话。

字迹工整,一笔一顿。

“如果有可能,想再见你一面。”

这次回去后,不等我妈敲门。

我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起来。

直接冲了出去。

哎哎…这孩子…

身后几声啰嗦,被我远远甩开。

在她家楼下,我卡准时间,她正巧出现。

走,今天我送你。

啊?

别啊了,说着我牵起她的手就走。

路边那半块转头还在。

但我没捡

因为我一手推车,一手还牵着她。

她的手软软的,我没舍得。

路过那个小区。

我和偷电动车的蠢驴再次对视。

看什么看?!

他恶狠狠的对着我说道。

我回了一句。

已经报警了,你看着办。

他吓得一愣。

慌忙看看四周,然后骂骂咧咧的朝地上吐了口吐沫。

她的手明显攥紧了一下。

我在她耳边,小声说。

别怕,有我。

可能是被报警给吓到了,也可能是我散发了奇怪的气场。

总之,他走了,没再继续。

跑操的时候,我拿出零食。

做好了陪她们买饮料的准备。

却不想,她递来一瓶可乐,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买的。

喏,请你的。

我看着她的脸。

她笑的很甜。

比可乐甜

最后一节英语课,我照例对着她的背影发呆。

望着阳光下,她脖子后面那层细细的绒毛,心里痒痒的。

突然,有粉笔飞来。

我单手托着下巴,用另一只手把粉笔头截在空中。

轻松随意。

英语老师在讲台上一愣。

我淡淡的回了一句。

老师,没走神,听着呢。

然后当着大家的面,把粉笔头扔在了一旁。

掌声四起,夹带起哄。

她也回头,笑的开心。

上午放学后,她低头收拾桌子。

我站在旁边,默默等着。

走,一起回家。

哎?我们顺路么?

别管了,我送你。

说着,半拉硬拽的,我把她弄出了教室。

走到路口准备过马路时。

我死盯着道路的尽头。

绿灯亮了,我没有动身。

直到远方,一辆车七扭八扭的开了过来。

我指着那个方向,大喊了一句,大家小心。

这一嗓子救了很多人。

因为提前看到了肇事车辆,大家及时避开。

那辆车径直撞到了绿化带上。没有伤亡。

一旁有个戴眼镜的小屁孩。吓得够呛。

我认出来,那是我高中时最好的朋友。

于是上前拍他一下。

“高考前,千万别吃烧烤!”

这哥们当年在考场拉稀,边拉边考。还上过当地的头条。

但显然,他现在还听不懂。

挠挠头,一脸懵逼。

我也顾不上解释了,毕竟不是重点。

重点是我把女孩送到楼下。

开始了千叮咛万嘱咐。

吃饭别吃鱼,喝汤别呛着。

睡前检查天然气,家里烟头别乱扔…

就在我巴拉巴拉叮嘱的时候。

她笑着摸了摸我的头。

你没事吧。

我一时语塞。

本想说,你千万保护好自己,不要死。

但总觉奇怪,没有开口。

她转身一蹦一跳的上了楼梯,全然没放在心上。

我有些担忧,于是给家里打了电话。说在外面吃饭。

然后守在她家楼下,一直到她出来。

接下来的时间,我几乎寸步不离。

像个变态。

就连上厕所,也要偷偷等在门外。

终于,提心吊胆的一天结束了。

晚自习后,我送她回家。

路上不小心压到钉子,自行车的车胎爆掉了。

她提议,那就把车先停在她家楼下吧。

正好附近有修车的,明天可以送去补胎。省得来回麻烦。

“不过,你今天有点奇怪哎。”

她突然说道。

“你不会,喜欢我吧?”

我心里猛地一紧,手心迅速出汗。

尴尬的哈哈哈哈,语无伦次的否认了这个事。

她没再追问,转身上了楼梯。

看着她的背影,我长出一口气。

安然无恙,总算结束了。

我拖着疲惫的身子。

一步一步走回了家。

几乎没吃什么东西,倒头就睡了。

醒来时,阳光明媚,一切都好。

我大喊一声,妈!

我妈拿着拖把,嘟嘟囔囔走进来。

妈,我现在结婚了么?有小孩了么?孩子多大了?

我妈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得,看来还是太理想化了。

于是我拿出小学毕业册,找出她的样子,指给我妈。

妈,这个女孩你认识吧,是我第几任女朋友来着?

我妈叹了口气,这个小姑娘死的可惨了,你不知道么?

我整个人一下掉进冰窟窿里。

笑意全无。

这不可能。我不信,我当时亲眼看到她上楼的。

我妈好像没有在意我的表情,自顾自说道。

当时,她家进了小偷。要说这小偷也是蠢。

偷到一半,把人弄醒了,然后混乱中,杀了他们全家。

这还不够,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制造了一场火灾。

不光他们家被烧了,连带着整栋楼都被烧了。

一下死了十几口。

凶手当时就抓住了,听说是个惯偷,进过五次监狱,这才刚放出来没几天。

后面的话我没有再听。

我把我妈推出房门,然后上了锁。

坐在桌前,想了很久。

本子只剩最后一页了。

可事情却越来越糟。

我想再赌一次,最后一次。

这次,我要下重注。

不成功便成仁。

她命由我,不由天。

我最后一次回到12岁。

从柜子里翻出一把弹簧刀。

出门时,犹豫了一下,又折回。

拿上了那枚断掉的玉佩。

这次,我不要再留遗憾。

走到她家楼下时,我显得异常平静。

我把断掉的玉佩递给她,告诉她说,这是很早之前就想送你的。

可惜,坏掉了。

我还告诉她,你的背影很好看。看了这么久,从没有看够。

可能莫名其妙说了这些,你不会理解。

但我真的已经尽力了。

这是我最后的机会,我不想再留遗憾。

以前性子软,有点自卑。很多话不敢讲。

但拖了这么久之后。

我想明白了,其实也没有很多话。

说白了,只有一句。

我看着她的眼睛,顿了一下、

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

说完,我把自行车扔在一旁。

径直朝那个破旧小区走去。

突然,有人从背后抱住我。

一只软软的手,插进我的口袋。

慢慢撑开了我紧握弹簧刀的手。

我有些诧异,愣在原地。

直到她的脸,紧贴着我的后背,小声说道。

原来,你也一直在穿越时空啊。

一字一句。

温柔的不像话。

把我瞬间击中。

原来,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一个人。

她在和我做着同样的事情。

只不过在她的世界里,那个死掉的人,是我。

她在不断的穿越回来,想要救我。

比如,有次我用校服打到了小混混的脸,然后放学被他们堵在门口,混战中,被人捅死。

所以她穿越回来,提前准备了饮料,阻止我再路过那个教室。避免了纷争。

可我后来,又死于车祸。

于是她又在必经之路,偷偷放了钉子,扎破我的车胎。好让我走路回家。

但所做的努力,皆是徒劳。

事情变得越来越糟,为了救我,反而死掉的人越来越多。

那这一次呢?

我问她。

这一次你杀了人。

两败俱伤。死在街头。

说着,她把那把弹簧刀拿了出来,扔的老远。

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为什么我三番五次的总是无法成功。

因为一旦我成功了,那在她的世界里,就是我死。然后她又会回来救我。

循环往复。我们一直在徒劳做工。

一股绝望笼上心头。

我不争气的掉下眼泪。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她轻轻的伸手,摸了摸我的眼泪。

走吧,带你去一个地方。

长大之后,每次想你,我都会去。

说着她把我拉到一个天台上。

在那里,可以俯瞰半个城市。

你知道么,其实我最遗憾的事情和你一样。

我后悔年少怯懦,有些话总忍着不说。

我花了那么多次,努力的去救你。

却没有一次能鼓起勇气,告诉你。

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

说着,她低头,看着手上的玉佩。

把断掉的一半留在手上,另一半,交还给我。

玉佩我收到啦。谢谢你。

我会好好活下去的,你也是。

就在那个瞬间。

太阳升起,第一缕阳光照在大地。

温和而又耀眼。

我看着眼前的她和整个城市。

仿佛闪着光一样。

美好的无力言说。

瞬间,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发不出声。

越发不出声音,我就越急,急来急去,竟从梦中醒来。

脸上挂着泪痕,我怔了半天。

我赶忙翻箱倒柜的,找出那个小学毕业册,还有那本笔记。

毕业照上,她依旧笑的很开心

而那本笔记的后面,也还是一个字都没有的空白。

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我继续翻箱倒柜。

终于找到了当年的玉佩。

但却只找到了一半,

妈,我那半块玉佩哪去了?

我大声喊道。

我妈嘟嘟囔囔的抱怨我乱丢东西,这哪找得到。

可能早就丢了。

我看着那本在桌上摊开的空白笔记,没有吭声。

突然,有那么一瞬间,我裂开嘴,笑了。

笑的特别开心。

然后我在笔记的最后一页,写下一句话。

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你也是。


这是一个真实案件的后续。

(链接在最后)

在下面那个回答里,我传递了太多痛苦与悲伤。

那并非我的本意。

所以特意写下这个故事。

希望能治愈自己,也治愈你。

原创文章,作者:27149,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pbbw.com/475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