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遥远的地方

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瑞士成了我心里最遥远的地方。之所以说遥远,是因为我爱莫能助。因为爱一个人,所以爱上这座城。我是爱一个人,所以关注这个国家。

那时候国内疫情严重,全国人民在家隔离,我心里没有压力,因为我相信中国政府,相信自己,不出门就接触不上病毒,退一步说,即使染上了病毒,政府会尽心尽职的救治。

跟儿子视频,很庆幸他不在国内,他在欧洲,那里是安全的地方。他年前十二月份回国,先是在浙大,后来在北大开了几天讲座,月底回到西安,元月二号去昆明,八号回到瑞士。

视频的时候,跟他说得最多的就是,多亏你回了瑞士,要不然国内疫情这么严重,很危险。说这话,我根本没把自己在疫区当回事,只要儿子安全,我的心就安宁。

可是,当国内疫情终于遏制住时,欧洲开始爆发。儿子经历过零三年非典,知道新冠病毒的厉害,安慰我们说,他会注意的。可是,我从新闻上看到的状况是,西方人认识不到新冠肺炎的厉害,认为自己有病才戴口罩,戴了口罩容易造成社会恐慌。认为洗手才是防止感染的主要手段,就连英国首相都在教民众如何洗手,他为了让民众把手上的病毒洗掉,说洗手时间一定要长,多长呢,洗手的时候唱生日快乐歌,唱两遍,才能洗干净手。

新冠病毒最主要的传播途径是飞沫,空气,溶胶。接触传播只是一种,西方政府和国民却认识不到。

瑞典政府说,要让全民感染,以达到抗体,接着,英国政府也提出来让全民感染,感染率大概百分之六十,基本上就有抗体了。

我们国家已经给全世界做出了防疫抗疫的表率,可是,他们就是不愿意借鉴。

到了三月份,先是意大利确诊病例飘红,接着是德国,法国,英国,他们这时候才认识到病毒真的很凶猛。开始封国,封城。最有讽刺意义的是,表示要让全国人民感染以达到全民产生抗体的英国,先是查尔斯王子感染,接着是英国首相感染,首相病情严重,一度进入了重症监护室。这说明,在病毒面前,人人平等。

本来瑞士政府一直是积极的抗疫态度,可是,架不住他的南邻居意大利,西邻居法国,北邻居德国都是重灾区,这三国把瑞士包裹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瑞士是高工资国家,几个邻居的公民白天在瑞士工作,晚上回自己国家睡觉。病毒随着这些人,越过过境来到瑞士。很快,只有八百万人口的瑞士,感染率在一天天攀升。

疫情在欧洲刚开始蔓延时,就跟儿子说备上口罩,他不以为然,因为西方人不爱戴口罩,而且戴口罩的人会被攻击。他怕我们担心,骗我们说,放心,会备的。

新闻上有一则消息,看了让人很不安。瑞士一个新闻主播,为了表明瑞士是安全的,在大街上舔栏杆,舔垃圾桶,结果不作死就不会死,深深的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她确诊了。

瑞士北隔壁德国,在边境线上截留了瑞士定制的防疫口罩,隔离服。儿子这时候才着了急,开始去买口罩,可是,哪里能买得到。最后是女朋友在实验室楼下买了几只实验用的口罩。

国内疫情趋于稳定,口罩不那么紧缺了。就跟儿子说给他寄口罩,也许怕我批评他没听我们的建议,他图个耳根子清净,就说不用寄,寄了也到不了他手里,还不让别人给截留了去。

看着瑞士疫情直线飙升,我坐不住了。直接给儿子发了一条命令式信息,把地址发过来,我们买了一百只口罩,给你寄过去。

儿子无话可说,把地址给了我。

拿到地址,我们立马联系物流,查了无数个国际物流,最后终于发现,物流就在身边,那就是顺丰物流。

第二天就以快件形式给儿子寄了一百五十只口罩。

发快件的快递小哥说,一个星期就能到孩子手里。

可是,时间过去了十几天,儿子还在说没收到口罩。查询物流,才知道,口罩早在五天前就到了瑞士首都伯尔尼口岸,可是,根本就入不了境。每次都用醒目的红色字体写着,快件由于其他原因派送不成功。

世界上最遥远的地方

这边快递小哥无能为力,我们更是无可奈何,儿子安慰我们,说他还有几只口罩,出门有口罩戴。

国内疫情严重那会,我只是从电视上看疫情情况,作为普通老百姓,只要配合政府,不给政府添乱就成。

自从欧洲疫情发生以来,我每天的心思全在疫情上,看电视之外,还在手机上看实时疫情,早上起来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看瑞士确诊了多少个,死亡了多少个,排在世界第几名。

值得欣慰的是,瑞士排名一直都在下跌。四月二十二号,瑞士新增确诊病例119人,累计确诊病例28063人,死亡1436人,治愈18600人,每百万人口确诊3273人。这个数字还是很让人担心。虽然看起来已经跌出了世界确诊人数前十名,排在第十四位。可是,按人口比例,瑞士感染率还是很可怕。

值得欣慰的是,瑞士政府关闭了国境,号召全民禁足,儿子因为工作性质,早在政府宣布保持社交距离前三周,就不去学校了。

四月二十三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每日疫情简报会上说,消毒剂能够消灭新冠病毒。具体操作方法是,口服消毒剂,把消毒剂注射到体内。当他宣布完他的新发明,站在他身后的那个女同僚,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尽管清洁剂公司站出来否认了特朗普的新发明。还是有一对六十多岁的夫妇,依然义无反顾的听从了总统的号召,喝了用来清洗鱼缸的清洗剂,丈夫在当天就一命呜呼了。

弟弟的两个朋友,一个在英国定居,一个在美国定居,弟弟作为医生,在西方疫情还不严重的时候,提醒他俩,赶紧买口罩。在英国的朋友听进去了,囤了三百只口罩。美国的朋友没当回事,后来买不到口罩,只好买了一只枪。

原创文章,作者:27149,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pbbw.com/439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