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岁女孩被邻家堂哥杀害猥亵 父亲深夜蹲守疑目睹转移尸体

9月2日,广西桂林市全州县安和镇,离开学还有4天。几天前才鼓起勇气回到家的蒋全心,把女儿用的小被子洗净、晒干。

“可惜她再也用不着了。”蒋全心说罢,泪水夺眶而出。在蒋全心和妻子看来,女儿长得漂亮又听话,会给父母做饭,很有孝心。

3个月前,10岁的女儿纯纯(化名)失踪,3天后,警方在家附近的耕地发现了她的尸体。

 

0岁女孩被邻家堂哥杀害猥亵

受害女孩纯纯

警方调查发现,跟一年多以前发生“百香果女孩案”一样,纯纯曾面对凶手的侵犯。

9月4日,纯纯的父母介绍,女儿的案子已经移交当地检察院,疑凶是邻居家的堂哥。“女儿的埋尸地点有两处。”蒋全心说,疑凶被抓的前一晚,他们在第一处埋尸地点发现了三束手电筒光,“可能是在转移尸体,人员应该不止一个。”

女儿失踪
在家做作业却“消失”了
只留了半杯奶茶给妈妈

2020年5月9日,星期六,蒋全心把寄宿学校的女儿接回家。路上,女儿让他帮忙买一杯奶茶,女儿喝了一半后,说要留给妈妈。本以为是一家三口又一个愉快的周末,却没想到噩梦就此开始。

5月10日上午,女儿坐在屋里写作业,蒋全心到离家2公里外的地里种生姜,她妈妈则到镇上的商店购物,想中午给纯纯做几个她爱吃的菜。

“特意买了土豆,准备做她最爱吃的炒土豆丝。”蒋全心说,纯纯的妈妈回家途中正巧碰上村里老人过世,耽误了点时间,临近中午回到家,却发现女儿不见了。

蒋全心以为女儿贪玩,一时没有回来。午饭做好后,等了一会儿还不见女儿回来,蒋全心和妻子开始四处寻找,却不见女儿踪影。中午12时许,蒋全心打电话报了警。

报警后,蒋全心和妻子继续走街串巷寻找,仍毫无线索。直到傍晚回到家,仍只有窗台上女儿留给妈妈的半杯奶茶。

男童指认

女儿被人抱上“黑色面包车” 

警方查遍监控没发现

5月10日下午6时许,回家之前,蒋全心得到了一条重要线索:有村民告诉蒋全心,同村蒋维(化名)的儿子看见,纯纯被抱上了一辆黑色面包车,嫌疑人带着黑色帽子。

“当时听他们说得活灵活现,就觉得一定是真的。”蒋全心说,他以为女儿遇到人贩子了,就把这条线索报告给了警方,之后大家都在寻找这辆黑色面包车。

5月11日一早,蒋全心的亲戚蒋云(化名)得到消息后,立即去了目击孩子的家。蒋云回忆,小男孩告诉他,黑色面包车上下来两个男人,把纯纯抱上车走了,小男孩去追了下,但是没追到。“小男孩和我侄女儿同龄,他们俩一起玩的。”蒋云说,“小孩子不会说假话,他这样说,那一定是真的。”

蒋云强调,小男孩给警方和很多村民都说过“黑色面包车”的事情,5月10日,村里还有人把这个线索发到网上。但在5月11日求证时,蒋云发现小男孩变得有些不爱说话。

封面新闻记者从5月10日晚一则“寻人启事”上看到,村民发布的微信寻人文中提到:“有熟悉人看到是一辆黑色面包车拉走的。”

0岁女孩被邻家堂哥杀害猥亵

犯罪嫌疑人指认现场

得到线索后,警方开始查看监控,蒋全心和亲戚也到有监控的村民家里去查找“黑色面包车”。

5月11日,蒋云查完监控出来,碰到犯罪嫌疑人的哥哥蒋青(化名)。

“他开车过来,看见我们主动说,他5月10号早上9:30,看到一辆黑色的面包车。”蒋云说,蒋青描述这辆车停在村学校后面的马路上,“他说记得很清楚,当时他按了两声喇叭,司机才把车挪到一旁。”

一直找到5月12日,警方和家属找遍了附近所有监控,都没有找到那辆关键的“黑色面包车”。“黑色面包车”究竟存不存在,一直是困扰蒋全心的一个疑惑,如果不存在,那么详细的线索又从何而来?如果存在,那在进村主路和镇上均有监控的情况下,为何却看不到这辆车的踪影?

9月4日,封面新闻记者试图联系男童,男童父亲拒绝孩子接受采访。“他一开始那么说,是不懂事乱说的。”

记者追问如何判断是“不懂事乱说”,男孩父亲回答“反正就是”,然后不再正面回答此问题。

找到线索

警犬找到女儿拖鞋

当晚蹲守发现“三束电筒光”

到了5月12日下午,警犬在农田里找到了一只红色拖鞋,蒋全心认出来那是女儿的,脑袋里“嗡”的一下,他哭了出来。

“我当时想女儿肯定出事了,没有了。”蒋全心说。他打了个电话给弟弟,让弟弟不用找了,这边已经找到个鞋子。

蒋全心称,鞋子找到后,派出所让他们在拖鞋出现的现场附近蹲守一个晚上,看能不能发现一些新线索。于是,他和哥哥、弟弟、堂弟,分成两组蹲守在拖鞋发现地点的两侧,直线距离约100米。他们均隐藏在洋房顶楼,交叉视野可以俯瞰到小河边的整片农田。

“我们看见了三束灯光,晚上看得很清楚。”蒋全心说,当时派出所民警让他们不要惊动对方,只是跟踪。

0岁女孩被邻家堂哥杀害猥亵

转移尸体当晚纯纯亲属就从这栋楼看到灯光

据蒋全心及当晚参与蹲守的亲戚回忆,晚上23:20分左右,他们看见有三个电筒分别从两个方向,到第一次埋尸地点后,光都熄灭了。随后,一个手机电筒在第一次埋尸点徘徊了近10分钟后,其中两个电筒开始原路返回,另一个电筒则到了第二埋尸体地点,亮了10多分钟。原路返回的两个电筒光其中一个去了犯罪嫌疑人家附近,另一个则又去了第二埋尸现场。

亲戚蒋云曾摸黑到了离灯光七八米远的地方,但后来蒋云退了回来,给派出所所长打了个电话,问要不要动手,所长回复最好不要动手,跟踪就可以了。

事后,蒋全心很后悔没有在当晚把凶手抓住。蒋云说,他事后也想过那会不会是警方蹲守人员的灯光,但想不通如果警方有蹲守人员,为什么那天晚上凶手转移尸体却没当场发现。

0岁女孩被邻家堂哥杀害猥亵

犯罪嫌疑人指认埋尸现场

女儿遇害

疑凶竟是邻家堂哥

供述称行窃被撞见

女儿失踪3天后,5月13日,警方在离家500米外的耕地里发现了纯纯的尸体。当天晚上,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抓获,竟然是邻居家的蒋某元,他是纯纯的堂哥、蒋青的弟弟。

5月14日,《桂林晚报》报道称,蒋某元供述,纯纯失踪当天,他来到纯纯家偷窃,被在家的纯纯撞见。他担心堂妹告诉别人自己行窃,于是决定将她杀害灭口。

“我们家那么穷,大家是亲戚都很了解,怎么可能是来我家偷东西。”蒋全心对蒋某元的供述提出质疑。他说,从检察院得知女儿被猥亵的消息后,更让他认为此案不只是盗窃被撞见杀人那么简单。

据此案代理律师,河北驰舟律师事务所侯士朝律师透露,纯纯遇害后被埋尸,此后嫌疑人曾转移过尸体,此外,家属告知侯律师,检察长说被猥亵过,律师办案时了解到确实存在这个情况。

0岁女孩被邻家堂哥杀害猥亵

受害女孩父亲蒋全心指向第一埋尸现场

“很明显,那天晚上就是在转移尸体。”蒋全心推测,当晚出现三束光线的地方,应该就是埋女儿的地方,“警方找到了拖鞋,疑凶觉得埋尸地点不再安全,趁夜晚来转移尸体。”

蒋云说,也可能是警方蹲守人员的灯光,“但想不通,如果当天晚上警方有蹲守人员,为什么转移尸体却没被当场发现?”

起底疑凶

33岁单身汉 

“喜欢赌博,外面欠了钱”

据了解,犯罪嫌疑人蒋某元今年33岁,一直单身。

蒋某元的哥哥蒋青(化名)称,之前和受害人一家关系挺不错,会一起吃饭,也有互相借钱的情况。对弟弟涉嫌犯罪的原因和细节,蒋青称,“并不清楚,具体可以去问刑侦大队。”随后,蒋青又补充说,弟弟患有癫痫病,发病的时候脑子就会不清楚,但不会有暴力行为,只是脑子有些糊涂。

蒋青回忆说,案发后弟弟蒋某元的行为看不出什么异常,该干活照样干。纯纯失踪后,蒋全心也曾看见过凶手蒋某元,当时他打完农药坐在椅子上休息,蒋全心询问纯纯去哪了,蒋某元却爱答不理的。

“我以为他是打农药累了,所以不爱说话。”蒋全心说,万万没想到自己的邻居和亲戚竟然是凶手。

0岁女孩被邻家堂哥杀害猥亵

犯罪嫌疑人和被害女孩家里只隔了一个过道

9月3-4日,封面新闻记者走访当地村民了解到,蒋某元平时十分喜欢赌博,“赌得有大有小,最少都是一两百。”

哥哥蒋青证实,弟弟有时候一赌就是一整天,一两百或者上千都有,“反正借了别人钱,欠了多少也问不出来,为了(赌博)这个事情,我还经常骂他,改不了,后来就很少说了。”

蒋青称,5月12日当天晚上八九点,他就睡了,弟弟住在另一个房间,他没有发现弟弟那天晚上有异常,更不知道弟弟是去转移尸体了。

对于蒋青和小男孩的说法,蒋全心认为经不起推敲,加上当晚出现的三束灯光,蒋全心认为蒋某元至少转移尸体时有帮手。蒋青则回应,如果自己犯罪了早被抓进去,“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不能随便怀疑诬陷人,要讲证据,诬陷人要负法律责任。”蒋青说。

9月4日,封面新闻记者就案件疑点,分别致电办案民警和负责此案的全州市公安局,对方称此事需要请示领导。截至发稿,尚未得到进一步回应。

蒋全心说,案发后,他和妻子不愿再在家里住,他们搬去了岳父母家。将近4个月后,开学在即,他和妻子才回到家,要把女儿入学的被子洗干净晒干。

“在家里,老觉得女儿还在身边。”说完,蒋全心泣不成声。家中,女儿留给妈妈的半杯奶茶,还放在窗台上。

 

来源:封面新闻

原创文章,作者:27149,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pbbw.com/298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